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34章
    秦明媚听到沈氏的问话,抬起头时,已稳住了心神。她瞧向沈氏跟前的小桃和小桃面前的碎药罐,强自镇定地说道:“太太明察秋毫,何以凭借一个小丫头和一堆碎片,便给阿媚定下此罪?”

     小桃对着沈氏磕了三个响头,这才侧头对秦明媚说道:“二小姐难道忘记了?当时是二小姐要奴婢从树上采摘夹竹桃!二小姐难道忘记了?你将药罐碎片扔进奴婢住的屋子后面的湖里。二小姐难道忘记了?春水和小桃是同乡,春水老实巴交任人欺负,可小桃却是最看不惯仗势欺人的!”

     小桃自那日被秦明媚毫无缘由地甩了一个巴掌后,便暗地里去找春水。春水和小桃是同乡。春水胆小木讷,而小桃胆大机灵。秦明月花费N多功夫还是无法从小桃嘴里套话,可是同乡又同龄的小桃,却是能轻而易举地从这个老实巴交的春水嘴里了解到了情况。

     小桃筹备许久,从人证到物证,都找齐时,正发愁如何向身在桑镇的太太告发秦明媚的恶性。正巧,大管家要陪同柳姨娘去桑镇,她便求了大管家一同来了桑镇。

     小桃这番话宛如兜头一盆冷水,将秦明媚浇得浑身冷汗涔涔,呆立当场。

     柳姨娘还想要再为女儿求情,可沈氏锐利的眼风从她身上扫过,“芳芸,正所谓有其女必有其母!芳芸,你可知错?”

     柳姨娘见沈氏目露精光,心中咯噔一声,直觉不妙,刚想张口辩解,却听沈氏又是一阵击掌,赵妈妈转入禅房内间,走出内间时,她的手上捧着一盆枝繁叶盛的滴水莲!

     柳姨娘诧异地望向赵妈妈手中的滴水莲,心跳加剧,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。

     沈氏还是转向老方丈,和颜悦色地说道:“慧觉老方丈熟谙花草之道,还望老方丈赐教。”

     慧觉老方丈又是轻声念了一句:“阿弥陀佛,善哉善哉。”便起身站立起来,从禅房右侧炕上取下一个笼子,笼子里有一只活蹦乱跳的黄鹂鸟。

     他取出黄鹂鸟跟前的小碗,接了数滴从滴水莲上流淌下来的水滴,摆放在黄鹂鸟跟前。黄鹂鸟啄了几口水,却不料,摇摇欲坠地朝笼子里摔去。

     它正要两眼一翻,双脚一蹬时,慧觉老方丈迅速地拿出一颗芝麻大小的药丸,塞入黄鹂鸟嘴中,又给它喂了清水。过了一会,黄鹂鸟才悠悠地醒来,勉勉强强地站立起来。

     这一幕看在众人眼里,既是惊诧,又是迷惑。

     慧觉老方丈这才转身,对众人说道:“出家人本不该拿生灵来试毒。阿弥陀佛,善哉善哉。只是今日老衲受沈施主所托,是告知大家一个事情,滴水莲本身无毒,可是滴水莲叶子上流淌下来的水滴,却是有毒之物。”

     柳姨娘这下子总算看明白了,她连忙张开嘴说道:“太太明鉴,太太明鉴!芳芸为太太寻得滴水莲,从未知晓它有此毒性。芳芸只是见太太哮喘旧疾频发,这才从我娘口中知晓,滴水莲有清新之功效,这才献给太太的呀!”

     沈氏摇头道:“可是自从屋中摆了滴水莲,我反而觉得时常胸闷气短,喘息不顺。”

     柳姨娘见自己无论如何脱不开干系,她把银牙一咬,心一横,说道:“太太,太太并非是受滴水莲之困扰,而是,而是,另有他物!”

     沈氏闻此言,更加证实了心中的想法,但没有表露出来,只是静静地瞧着柳姨娘,“芳芸所言之它物,到底为何物?”

     柳姨娘心思百转千回,百般权衡,把心一横,跪将下来,“太太,芳芸可以告知太太。但是,芳芸有个不情之请。无论媚儿做错了什么,还望太太留她性命!芳芸,芳芸给太太磕头了!”

     柳姨娘自秦明媚被指认暗中迫害秦明月的罪证确凿,正在慌张地思索着对策,却不料自己也卷入其中。幸而,她早就窥见了沈氏屋中的秘密,此时正好可以将功赎罪。这个秘密的分量可远远超过女儿暗中使坏迫害嫡长女!

     “好。如若芳芸能有更合理的说法,那么,我自会酌情定夺的。”

     “太太,这个秘密,现下说出来,只怕有造谣之嫌,望太太给芳芸十日时间,芳芸定当给太太人证物证确凿。”

     沈氏要的便是这招借刀杀人!她如今的身子,她自己清楚,因着长期吸入有毒之物,如今实在太弱。

     她今日便是上演这么一出戏,先让小桃指证秦明媚,再指证柳姨娘的滴水莲有问题,那么柳姨娘不仅护犊心切,更是会想尽办法洗刷罪名。那么,接下来的事情,就交由柳芳芸去办吧。

     “好,那我就答应给你十日时间。如若十日之后,无法找到确凿的人证物证,那么,柳氏姨娘迫害当家主母,庶女秦明媚迫害嫡长姐罪名,只怕我有心也无力了。今日之事,暂且只有我们这几人知晓。不过,芳芸,时间不多,好好把握!”沈氏淡淡地说道。”

     柳姨娘和秦明媚对视了一眼,母女二人眼中虽有骇异,却更浮动着逃脱劫难后的雀跃。

     秦明月一直冷眼旁观。直到今日,她才感觉到了沈氏气势如虹般的当家主母魄力。之前,她总觉得这个出声名门望族的沈氏,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厉害。原来,她不做则已,一做便有“隔山震虎”之功呀!

     沈氏拜别了慧觉老方丈,带着秦明月、柳姨娘和秦明媚一行离开了禅房。众人在八宝寺中用过午膳后,便去后山踏青赏桃花。

     沈氏今日用“隔山震虎”一招镇住了柳姨娘后,颇觉舒心,一路拉着秦明月观赏桃花。秦明媚没有了来时的兴高采烈,只是恹恹地随意扫了几眼桃花。柳姨娘原本悬着的心,如今倒也是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 焦俊磊和秦明浩见众人神色有异,却也无法猜透方才禅房里发生何事,便只是默默地赏着桃花。

     八宝山后山,十里桃花林,妖娆美丽。

     众人寻着一处凉亭歇息。沈氏看着身旁目光一直落在不远处桃林的秦明月,便笑着对众人说道:“如今好不容易来了一趟八宝山赏花,你们都去瞧瞧吧。别尽顾着我了。这里留下赵妈妈一个人照顾我便是了。”

     众人,无论是主子,还是仆从,一年中大多时间都在大宅子里度过的,只有上香的时候,才能游玩,听到沈氏如是说,便个个面上都浮动着笑意。

     沈氏又对柳姨娘嘱咐:“芳芸是明白人,这十日内,莫要起何幺蛾子。”

     柳芳芸心神一凛,恭声道:“太太莫要担心。”

     沈氏又嘱咐了众人几句,众人便各自散开,在凉亭近处的桃花林里嬉戏游玩。

     秦明月在落英缤纷的桃林中穿梭。这么大片大片的桃花林,她是平生第一次见到呢。蓝蓝的天,白白的云,粉嫩粉嫩的桃花,没有乌压压一片的空气污染,没有PM2.5的困扰。噢耶!终于发现古代美好的一面了!

     她尽情地在桃花林里转圈。一瓣一瓣从树梢飘落的粉色桃花落在她的头上,她的肩上,她的湖蓝色的襦袍上,将原本秀丽多姿的她点缀得愈加美丽无比!

     秦明媚早已经没有了赏花的兴致,她只是呆呆地站立在一株桃花树下,半仰着头,任由花瓣儿打在她的脸上。她的事情败露,难道,他不应该也要分担她的责任吗?她忽然扭头看向站立一旁的焦俊磊。

     焦俊磊正守在桃花林外,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兴奋异常的秦明月。此时,他的脑中,突然浮现起秦明月十岁那年,也是在八宝山的桃花林里,她第一次见到十里桃花,不停地笑,不停地转圈。

     秦明媚见焦俊磊如此肆无忌惮地用灼热的目光看向秦明月,她心中的恨意又升腾上来。既然,她要受罚,那么她要死的话,也要拉一个人垫背。她得不到的东西,秦明月也休想得到!

     正在众人嬉戏玩闹时,却没有发现自八宝山的左右两侧,有两拨蒙面人向桃花林包抄而来。

     左边的一拨蒙面人,身着黑色劲装,正朝离他们最近的秦明月靠近。忽然,三人一起对视两眼,猛地冲入桃花林中,围住正倚靠在树干上抬头赏花的秦明月。

     正兀自沉浸在欢乐中的秦明月发现黑衣人时,自己已经被黑衣人团团围住。三名黑衣人朝她聚拢,她一脸惊慌地望着黑衣人,嘴里想喊“救命”,却发出来的仍然是“呜呜呀呀”沙哑的声音。

     一直留意着秦明月的焦俊磊,蓦地发现黑衣人包围了明月,立即冲入桃花林中。可是毕竟还是隔着一段距离,秦明月被黑衣人掳走。秦明月又惊又怕,嘴里发出“哇哇哇”又难听,又聒噪的声音。

     为首的黑衣蒙面人发现明月不会说话,他行到一半,忽然停了下来,对同伙人低声说道:“不对。主人让我们找的并非是一个哑巴吧!”

     其他二人也发现秦明月是一个哑巴,也正满心狐疑,听老大这么一说,纷纷点头。老大见后面有个高大的男子追来,便放开秦明月,将她往地上一推。三人又掉头朝秦明媚的地方奔去。

 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打滚求撒花~~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