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96、叶家
    “东方曼哈顿”小区

     “东方曼哈顿”位于徐家汇的虹桥路,算得上是上海较有名气的富人区。每平米的价位在十万以上,一套别墅动辄数千万。

     叶家别墅群。

     一辆黑色奔驰房车缓缓驶入第三栋白色别墅的地下车库。

     大约是十年前,叶家从虹桥老宅搬迁到此。当时老爷子一口气买下三套连体别墅,呈现犄角之势,据说曾经有风水师指点说这是“三体连珠”的旺地,将来必定大富大贵。三套裸房加装修一共耗费了三亿。这对十年前的叶家来说也是一笔很大的投资了。但是,为了所谓的风水和面子,老爷子还是咬牙买下了。

     这三套别墅最大的一座就是叶家当代家主叶老爷子的,左边一栋是叶菲儿的父亲叶天铭的,右边一栋是叶菲儿的大伯叶天启的。

     叶老爷子精明能干,白手起家创立了“叶氏集团”,并且成功创立了著名白酒商标“青叶”,在法国收购了两家葡萄酒庄园,创立红葡萄酒品牌“金叶”,而其中一款5年陈酿的“叶菲儿”更是热销大中华,以自己的孙女命名,孙女亲自代言,真是懂的资源经营学。

     叶老爷子是做酒起家的,后来也涉及了餐饮和地产,拥有一家五星级酒店“红叶”,而房产名牌则为“绿叶”,西餐厅连锁店命名“蓝叶”。

     2013年,叶氏集团在纽约上市,每股7.8美刀。叶家算是真正的跨入了上海的上流社会阶层,被那些老牌大家族所接受。

     但是上海的四大家族的“詹、林、陈、黄”,除了黄家,其他三家跟叶家的关系并不好,也看不起这个没有底蕴的后起之秀。

     从2015年开始,叶家的股市就开始走向低迷,而其他家族企业不但不予以帮助,还趁机打压,尤其是同为名酒竞争对手的詹家。

     而王少军的出现无疑是给了叶家希望。叶家人在想,如果有了京城四大家族的王家帮助,叶家就不至于孤军奋战了。

     越是混到上流社会,越是看重门第。

     在他们看来门当户对乃是天经地义的大事,否则由于意识形态领域的差异造成的代沟,两人日后的生活一定矛盾重重。

     7月份,叶家股市面临崩盘的危险。王少军抓住时机,以联姻为条件,取得了叶家人的认同。

     然而,叶菲儿对那个“京城四少”的王少并没好感。

     再后来,胡艺凡闯入了她的生活。

     为了赢得自己的爱情选择权,叶菲儿倾尽家产,帮助家族渡过了股市危机。尽管如此,她后来和胡艺凡的种种传闻,特别是胡艺凡的公开分手宣言,叶家人一直引以为耻!

     停好车,出了地下车库。

     二人并肩站在车库门口。

     叶菲儿指着身边的那栋别墅道:“这是我家,中间最大的那栋是爷爷家,右边那栋是大伯家。对了,大伯的儿子叶寻回来了。所以今天全家人都在为他接风洗尘,庆贺他进阶一级军士长。”

     “兵王?”胡艺凡问。

     “对,就是兵王。不过有个不好的消息要告诉你,我也是刚才才知道的。王少军也来了。”叶菲儿道。

     “真是冤家路窄啊。”胡艺凡道。

     “一会进家后要听我指挥,不要任性。还有,你上次公开宣誓和我分手,爷爷他们觉得很没面子,都记恨你呢。所以你小心点。”叶菲儿道。

     “我知道,你也记恨我吧?若不是我受伤,你恐怕还不会搭理我。”胡艺凡道。

     “当然!不过你差点都因为我被人暗杀了,我也就原谅你了。”叶菲儿道。

     二人说着,一起牵手来到了最大的那栋白色别墅。

     欧式风格的装修,门前的草坪都有足球场那么大。四周的梧桐树树荫遮日,各种花草绿意盎然。

     穿过草坪乃是露天泳池,顶棚是豪华木雕,隔热玻璃。

     穿过泳池左边走廊就是高尔夫球场的入口。与之相邻的就是一个小型的马场,养着三头骏马。

     叶菲儿一边介绍,一边领着胡艺凡从走廊正门进入,到了别墅的主楼,四层的大洋房。

     “你爷爷一个人住这么大房子?”胡艺凡问。

     “面子工程呗。”叶菲儿道。

     门前停着数辆豪车,除了超跑就是房车,一看就知道来宾非富即贵。

     “看到那辆宾利慕尚没,女王登基纪念限量版,全球一共才30辆。那就是王少军正式场合的座驾。”

     胡艺凡扫了一眼:“装成熟稳重?”

     叶菲儿笑笑:“他平日开的是超跑,兰博基尼蝙蝠,不比这个便宜多少。”

     胡艺凡更是鄙视:“浮夸!”

     又指着那辆超长林肯房车的车牌号道:“尾号99999,五个九,九五至尊,这辆车是黄家公子黄旭的。他也来了?”

     胡艺凡对所谓上海豪门子弟不太熟悉,只是微笑的听着。

     叶菲儿似乎想起什么道:“想起来了,这个黄旭和大伯家的叶寻是战友。叶寻进阶兵王,他估计是来玩的。”

     说着二人就步入了大厅的门口。

     两名身穿制服的门卫恭敬的鞠躬:“大小姐。”

     叶菲儿微微点头,美眸远远的看着客厅中谈笑风声的一群人。往常这个时候,爷爷一定会亲自迎接自己,说一声“我们家的大明星回家啦!”。

     这次没有!

     “爷爷他们分明都看到自己领着胡歌来了。”

     叶菲儿知道,这是家人故意在给她难堪,给胡歌难堪。回来的路上打电话给爷爷,似乎没什么好语气,现在果然是。

     虽然生气,但还必须要保持着大家族千金的修养。

     “胡歌,你在这等会,我去打招呼,一会叫你。”

     叶菲儿说着就独自走向客厅中央的沙发群,修长的身影在商务的阳光下显得有些落寞。

     胡艺凡倒也不是很尴尬,走到两个门卫那跟人家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 “两位保镖兄弟,抽烟不?”

     胡艺凡掏出一包黄鹤楼香烟。

     两位门卫都是摇头。

     胡艺凡一个人抽了起来。

     “兄弟,问个事,那个黄旭什么来头?”胡艺凡对着一人问道。

     那人很严肃,不搭理。

     另外一人忍不住道:“黄家大少爷你都不认识,你怎么混进叶府的?”

     “咳咳,不瞒你说,我们是同行啊,我是叶菲儿的保镖。”

     “就你?”那人不屑道。

     “嗯嗯,是的。我就很好奇,这些有钱人是不是特喜欢装X?”胡艺凡问。

     那人笑道:“爱面子呗。”

     正说着,叶菲儿喊自己了。

     跟在叶菲儿身后,走到了大厅中央。

     叶家人,上上下下的,包括楼上室内环形阳台的下人,女人们也都伸头出来看,看耍猴似得。

     二楼的阳台拐角。

     “二少奶奶,这就是胡歌啊。”一位保洁模样的阿姨,对着一位长相神似叶菲儿的贵妇道。

     贵妇点点头,眼睛盯着胡艺凡的外貌神情,乃至他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 大厅沙发上环坐着五个人,老爷子叶枫,叶菲儿的父亲叶天铭,大伯叶天启,堂兄叶寻,黄家少爷黄旭,叶少军。

     坐着的全是男人,叶菲儿的母亲和叶寻的母亲都没有上座。

     “爷爷,爸,大伯,堂兄,这位就是胡歌。”

     老爷子只是简单哼了哼,并不怎么热情。倒是那个黄旭,微笑道:“能把我们上海第一美大女迷的神魂颠倒的,我还以为是什么大帅哥呢,不过如此嘛。”

     叶菲儿在胡艺凡耳边轻声道:“他就是黄旭,为人看似浮夸,其实深藏不露。”

     没有人邀请他们坐下,胡艺凡就傻傻的站在那,也没搭理黄旭。

     “京城来的少爷,看起来他还不如你嘛。”黄旭看着王少军道。

     王少军抱拳笑道:“黄少谬赞。在上海黄少面前,王某这个外乡人怎么敢称得上少爷二字。”

     “呵呵,那倒是。你也不要担心,我今天就是来看热闹的。”黄旭笑道。

     站了好一会,叶菲儿有些心疼胡艺凡的伤势,就自作主张的让胡艺凡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下。

     大伯叶天启忽然皱起眉头:“没规矩!我们允许他坐下了吗?”

     老爷子也是一脸木然。

     叶天铭没说话。

     楼上的妇人们都是揪着心的看着。

     王少军、黄旭都是微笑不语,等着看胡艺凡出丑。

     胡艺凡正要起身,发现叶菲儿红着脸摁住他:“你就坐着。”然后自己也坐在了旁边。

     对面坐着的王少军看的是眼冒火星,吃醋的紧,而对面的黄旭则是看的颇有兴趣的点头。

     “菲儿,大伯的话现在不管用了?”叶天启道。

     叶菲儿没有搭理,冷漠的从包包里取出一物,乃是一把精致的匕首,其实也是早就收藏好的,送到那叶寻面前:“恭喜堂兄进阶兵王,为我叶家争光。”

     看到自己这个明星堂妹还记得自己,叶寻一向严肃的面孔也微微泛起笑容。

     “菲儿,谢谢。”

     看到叶菲儿献礼,王少军动了。

     他就等这一刻,等叶菲儿和胡歌都出现后的这刻。

     只见他手里拿出一个长条的乌木盒子,对叶寻道:“恭喜叶兄进阶兵王,这柄龙泉剑聊表心意。”

     叶寻打开盒子,发现这柄龙泉剑非同一般,尤其看了剑身上的铭文:“十年磨一剑,龙泉山庄欧巽”,连忙笑道:“龙泉山庄欧老爷子的作品,恐怕价值千金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