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69、平凡之路
    按照进程,要给北冥剑投票了,但是并没有。北冥的投票会合胡歌一起进行,说这是为了节目的效果。

     好吧。

     观众们也只能带着这个悬念继续看了。

     接下来到胡艺凡表演了。

     二人一个出场一个离场,目光触碰,战意浓烈。

     “胡歌,冠军会是我的。”北冥剑离场还忍不住嘚瑟下。

     “呵呵。”胡艺凡唯有报以冷笑,这话他听厌了。

     走到舞台上,拿起那镶着钻石,炫迈的银话筒。

     “胡歌,最后一战了,紧张吗?”尉迟小冉温柔的问。

     “紧张,紧张到呼吸都困难了。”胡艺凡幽默道。

     “呵呵,看着你一步一步走到今天,期待你的平凡之路。”尉迟小冉道。

 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 胡艺凡走到话筒架边,把话筒插上去,背起了放在一边的电吉他,琴弦已经调好了,拾音器、效果器等早已检查过了。

     对后台的乐队打了个OK的手势,拿起1.5厚度的芬达拨片,就要开始前奏的solo.

     第一排VVIP座位。

     王少和莫循惊呆的看着舞台上闭着眼,拿着薄片弹琴的胡艺凡。那凌乱的头发、休闲中带着不羁的棉布T恤,破烂的纯棉休闲牛仔裤,膝盖上有几道撕裂的痕迹。

     虽然很破,但是王少眼界高,一眼就认出了,这是法国的高级订制,最可气的是牛仔裤跟叶菲儿的同款。

     情侣款!

     不错,这套衣服出自叶菲儿之手,T恤、牛仔裤、休闲皮鞋,都是叶菲儿给买的。

     “莫循,看来菲儿跟这个胡歌关系真的不一般。”王少眯着眼道。

     “有奸情!”莫循眼睛瞪得老大。

     “斯文点!亏你还作家呢。”王少不满道。

     “他写这首平凡之路送给叶菲儿,那就说明他们早就认识了。之前我们堵门,他说不认识是在撒谎。”莫循一本正经道。

     “还要你说,我早知道了。这小子敢和我抢女人,活腻歪了。”王少眼中闪过一丝狠辣。

     “王少你……难道想……”莫循惊讶道。

     “放心,他现在也算名人了,闹起来动静大,就算动手也得要从长计议。”王少道。

     “嗯。”莫循点头。

     “我倒要听听,他这首平凡之路到底怎么样?”王少憋着一肚子气的样子。

     舞台上。

     胡艺凡动了。

     动听的吉他音乐回荡在舞台上空。

     这是一段很好听的分解和弦。

     先是升FM和弦,然后D和弦、A和弦,走两个循环。

     由于抽奖对吉他技术的加层,胡艺凡如今的分解和弦弹出来的LIVE效果比录制好的CD效果都好。

     吉他声音饱满,清脆,轻重音清晰可辩,节奏明朗,力度恰到好处,而电音给它以颗粒感的完美听觉效果。

     还没唱歌,这一首solo就征服了许多人。

     王少和莫循惊的彼此对看一眼。

     四位导师都是凝神静气,一脸严肃,十分投入的听着,甚至有些侧耳倾听的味道在里面。

     后台的叶菲儿现在已经出现在入场通道的一边,戴着宽大的墨镜,不仔细看,你发现不了她。

     这一次她选择要看现场。

     而听到平凡之路的前奏声,她的心忽然紧了下。

     对,就是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 平凡。

     前奏过后,胡艺凡开始了主歌的演唱。

     “

     徘徊着的

     在路上的

     你要走吗

     ViaVia

     易碎的

     骄傲着

     那也曾是我的模样”

     短短的几句,全场几乎所有人都惊的张大嘴巴。

     而大屏幕上显示的歌词,ViaVia后面加上了注解(意大利语:Via路;ViaVia遥远)。

     在场不少英语精英知道Via英文是“通过”的意思;而熟悉意大利文的观众知道,“Via”是路的意思,两个“Via”就是遥远的意思。

     一向自诩博学的北冥剑脸色都变了,这个词里居然整出一个意大利文,还那么好听,那么符合“路”的题目。

     鬼才啊!

     而不少女孩子都觉得,就这么一个意大利文,一下就显得胡歌的浪漫情怀。

     谁说胡歌不帅啊?能写出“你要走吗,ViaVia。”这样的歌词的男人就是帅。

     而这每一句都向针尖一样刺入了叶菲儿的心脏。

     徘徊着的,是她。

     在路上的,是她。

     易碎的,是她。

     骄傲的,是她。

     路很遥远,还是她。

     她觉得每一句都是从灵魂的层次来解剖她的。

     此刻,眼尖的霍金彤已经看见叶菲儿了。不知道为什么,她即为闺蜜感到高兴,又有点吃醋。

     本以为胡歌和叶菲儿认识时间不长,对叶菲儿并不那么了解,白雪这道题会难住他,但是仅仅第一段歌词就显示,胡歌是懂叶菲儿的。

     女人需要一个懂她的人,无论女人还是男人。

     接着,第二段,弦律一样,歌词不同。

     “沸腾着的

     不安着的

     你要去哪

     ViaVia

     谜一样的

     沉默着的

     故事你真的在听吗”

     由于第一段的瞬间代入,第二段听起来感触就更深,虽然目前为止就一把电吉他伴奏。

     胡艺凡已经把简配版伴奏给乐队了,但是乐队还在熟悉,按照约定会在第二遍起,开始鼓点搭配。包括大屏幕歌词VCR插入,一并提议提交给了节目组。

     沸腾着的。

     不安着的。

     这是人一生中两种难忘的状态。

     对于叶菲儿,她沸腾过了,现在只剩下不安,而且感觉越来越没安全感,尽管自己已经是国际级巨星。

     但那又如何,还只是一个明星,面对庞大的家族势力,或者正真的实权者,你啥也不是。

     此刻的北冥剑已经忘记了胡歌是对手,完全沉浸在歌曲中。他内心是排斥的说不听不听,不想听,不好听,但是骨子里那热爱音乐的细胞背叛着他的理智。

     而胡艺凡也终于唱到了高潮部分。

     霍金彤突然站起来了,紧张的握着拳头。

     施人凤、周鼎鼎、白雪,也都是紧张地竖着耳朵听着,眼睛死死的盯着大屏幕上滚动的歌词。

     副歌来了。

     “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

     也穿过人山人海

     我曾经拥有着的一切

     转眼都飘散如烟

     我曾经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

     直到看见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”

     令人惊奇的是大屏幕上同时出现了一辆凯迪拉克在沙漠公路上飞驰,在海边飞驰,在田野中飞驰的画面。

     这广告植入,神了!

     而坐在台下的大人物,凯迪拉克总裁伟勒惊喜不已。

     天啦,谁的杰作!

     他在庆幸自己选择了好的合作伙伴,聪明的伙伴。

     当然,作为生意人,这额外的赠送广告,他不会免费接受的,投之以李,报之以桃,那是应该的。

     对于其他广告商来言,也是眼前一亮,这是巅峰决战以来第一次在歌词中植入广告的列子,而且很成功。

     他们心中都在说一个问题:还能这样?原来还能这样?

     巅峰决战的巅峰歌词,哪怕只有十几秒的片段,价值千万也是不在话下的。这叫黄金广告。

     当然,这是因为胡歌写的歌词是路,才能植入汽车广告,乱搞一气往往会让人反感的。

     人们惊讶的不仅仅是广告植入,更多的是歌词和曲子。

     比如叶菲儿。

     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,也穿过人山人海。

     对她而言简直说的就是她的人生经历。

     最红的时候她一年挣了十多亿!

     什么大场合没见过,什么样的人物没接触过?真算得上是跨过大山大海的巨星了。

     然后倾尽家产,只为救活家族股市,换来自由之身。这些年来三十多亿的积蓄已经全捐给了那个呵护自己,保护的自己爷爷,自己的家族,叶家!

     但是,她不后悔!

     就好像歌词里唱的,直到看到平凡才是唯一答案。

     听到这一句,她似乎觉得胡艺凡是在给她上一堂人生的课程。

     于是。

     她瞬间泪蹦。

     原来自己一直在寻找的答案就是平凡。

     而四位导师也震惊得无法形容。

     四个人都站起来了。

     听到这,施人凤觉得,这不仅仅是写给叶菲儿的一首歌,也是写给千千万万个“徘徊着的,在路上的”人们。

     霍金彤笑着哭着骄傲着,继续听着台上胡艺凡的闭目演唱。

     而到这里,后台乐队也加入了。

     富有节奏感的鼓声;断断续续的电吉他失真,犹如风吹过田野般,犹如敞篷车上吹风的感觉;那风吹麦浪般的电子琴和手风琴合奏,美妙绝伦。

     胡艺凡也开始了第二段的演唱。

     她睁开眼了。

     心灵感应般,瞬间就发现了角落里的叶菲儿。

     对着她站着的地方演唱。

     “当你仍然

     还在幻想

     你的明天

     ViaVia

     她会好吗

     还是更烂

     对我而言

     是另一天”

     叶菲儿也很诧异,胡艺凡怎么一下就感觉到她的存在的。

     而歌词中写着,仍然还在幻想,是在批评我吗?

     是的,我是仍然还在幻想,幻想着未来,幻想着明天,但就像你说的,明天她会更好还是更烂?

 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 为什么胡歌对我内心的想法如此的了解?

     而紧接着第二遍的副歌也出现了。

     “我曾经毁了我的一切

     只想永远地离开

     我曾经堕入无边黑暗

     想挣扎无法自拔

     我曾经像你像他像那野草野花

     绝望着

     也渴望着

     也哭也笑平凡着”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天!

     听到这,叶菲儿也捂住了小嘴。

     他怎么知道我曾经有过轻生的念头?

     而那无边黑暗,就是虚荣心的极度膨胀,失去了初心,那就好像恶魔一样让人变得找不到自我找不到方向。

     是的,绝望着,同时也渴望着。

     这也许就是人生吧。

     而演唱:“我曾经毁了我的一切,只想永远地离开。”这句,胡艺凡运用了忧郁沧桑,决然凄然的演唱技巧,震撼了全场所有人。

     北冥剑瞪大眼睛拳头捏得啪啪响。

     王少已经痴呆。

     莫循再也找不出词汇来诅咒或者谩骂,尽管他是一名作家。这尼玛是一位玩艺术玩到想死的歌者?

     也许,这才是真正的艺术工作者。

     施人凤哭了。

     历史上的,几乎所有的惊世天才,都或多或少的有过自杀的念头。

     他知道,只有把艺术玩到那种参悟生死的境界,那才是正真的不朽艺术!

     他在惊讶,一颗新星正在冉冉升起,谱写的艺术高峰!

     而对于那些自以为高高在上的一群人。

     他们沉默了。

     你在外面再牛,本质上你也像你像他像那野草野花,都是一样平凡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