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72、恼羞成怒
    “罗台,钱不是万能的。菲儿姐说的对,我需要的是一个公道。国家现在提出文艺国度的计划,这种暗箱操作的做法是在拖后腿。

     也许你觉得菲儿姐说的很重,但我觉得还轻了些。”

     胡艺凡的话语刚出,霍金彤紧张的拉了拉他的胳膊。

     左飞飞惊讶的看着一旁的胡艺凡,他还想说什么?

     北冥剑冷笑,觉得胡歌这是在作死。

     安琥笑了:“胡歌,你也不是小孩子了,别小孩子气一般,有些话我劝你最好想着说,有些不该说的话最好烂在肚子里。”

     叶菲儿道:“胡歌,想说就说吧。”

     一旁的施人凤也道:“说吧,我也想听听。”

     “嗯嗯。”伟恩点头支持。

     罗台有些站不住了,道:“呵呵,那你说,看你还敢说出什么大不敬的话?”

     胡艺凡微笑点头:“那我就说了。如果说安琥一人主导了黑幕我绝对不信,这件事没您这位大领导的同意,借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。”

 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罗兵脸色涨红。

     “装听不懂?你是电视台一把手,没你的授权,安琥他敢内定冠军,还签下协议?从这个意义上来说,你罗台就是罪魁祸首!我也不想检举你,你自己引咎辞职吧。你真的不配再当这个台长了,拖‘文艺国度’计划的后腿。”胡艺凡淡然道。

     一旁的叶菲儿都笑了,这孩子,说话够冲。

     其他人惊呆了。

     罗兵嘴唇有些发颤,自己成拖国家后腿的人了,挤出半句话:“好好,有胆识,你要为你说的这句话负责,更会为此付出惨重的代价!”

     看样子气的不轻,已经失去理智了。

     “安琥,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 安琥走过来。

     罗兵耳语道:“你去宣布巅峰决赛的结果,就说胡歌利用跟叶菲儿男女朋友的关系,要挟电视台给他冠军,这种行为太……”

     安琥微笑的点头来开,并且冷冷的扫了胡艺凡一眼。

     很快安琥来到了舞台中央,并且示意直播开启。

     “很抱歉,让大家久等了。现在我有两件事要宣布。第一件:胡歌利用跟叶菲儿男女朋友的关系,要挟电视台给他冠军,罗台严词拒绝!这种行为太卑鄙!被拒绝后,胡歌就胡搅蛮缠,污蔑数据有问题。对于这件事,我们电视台会利用法律程序解决。

     第二件。介于此,南海卫视将会全面封杀胡歌,不接受一切有胡歌参与的节目、电视剧、广告、综艺节目,晚会出场等一切商演活动,并提交广电总局审批多家卫视联合对胡歌进行封杀!

     感谢大家对好歌曲的支持,因为一个胡歌把巅峰之夜搞成这样,真抱歉。冠军依旧是北冥剑。不过直播就到现在了。官网明天会发出一些通告,请大家关注。”

     因为直播是开启的,所以这话全国人民都听到了。

     大湖村的胡爸爸这次没晕倒,而是气的一拳打在了院子中的桂花树上,拳头都打破了流血。

     “太他娘欺负人了!”

     院中的大妈大爷们劝说:“老胡,别气了,胳膊拧不过大腿。胡歌这孩子太倔了。不过他那个叶菲儿的女朋友真仗义!”

     胡艺美捏着粉拳:“大妈大爷们,我们明天去电视台静坐抗议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有不少大妈退缩了。

     “孩子,要去你去,我们不去,静坐会被抓起来吊打的!”

     胡艺美道:“哼,之前还各种巴结,现在看我哥要被封杀了,转眼间就变了吗?”

     一位大爷道:“老胡啊,我要走了,家里的狗还没吃饭。”

     “我也要走了,困了。”

     就这样一院子人,一会就走光了,隐隐还听得到有人叹息。

     “可惜啊,好好的明星之路就没了。”

     “小凡那孩子活该!敢跟电视台斗,找死啊。”

     “都是老胡他们没教育好。他以为他胡歌是谁啊,一个新人,就敢挑战权威,自己作死……”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这些话说的很清楚,胡妈妈听了差点气背过去。

     胡艺真义愤填膺道:“这就是我们国家的国民素质,小农思想的局限性。”

     舞台中。

     首先是观众们惊呆了。

     这种事情怎么可能直播啊?一般封杀某明星不都是很低调的私下处理吗?有这么高调的吗?这个罗台是不是疯了?

     还有。

     这里面信息量好大啊。

     胡歌利用跟叶菲儿男女朋友的关系,要挟电视台给他冠军?也就是说叶菲儿是胡歌的女朋友?这……

     一个新人敢要挟电视台,强行要求当冠军?

     胡歌就是这样的人吗?不太像啊。有这么狂妄嚣张的新人吗?就算叶菲儿是他女朋友,也够大牌,但还没到能威胁一个电视台的地步吧?

     走廊里的胡艺凡、霍金彤、叶菲儿、周鼎鼎、左飞飞、北冥剑,一旁坐着的施人凤、伟恩,全都安静下来,张大嘴巴。

     罗兵老神在在的坐在另外一边的沙发上,冷冷的看着胡歌。

     北冥剑忽然哈哈大笑起来:“胡歌,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?我真佩服你的胆量,居然胆敢威胁罗台,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!”

     胡艺凡没用说话,他真想动手打人,但他忍了。

     ”怎么,那么瞪着我,难不成想打我?“北冥剑仰着脖子挑衅道。

 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 叶菲儿上千给了北冥剑一个耳光。

     “叶菲儿……你个……贱货……烂货……敢打我?”

     “你这个贱货看上胡歌,真是眼睛瞎了!”

     说着就冲上来揪住了叶菲儿的衣领。

     胡一凡真的忍不住了,冲了上去,一个擒拿手捉住了北冥剑的手,轻轻一推,北冥剑的胳膊就脱臼了,然后一个推手印他它的胸口,打的他连连倒退五六步,然后怦然倒地,一口鲜血狂喷出来。

     看情形是受了严重内伤了。

     一旁的伟恩眼睛一亮:“这是太极?中国功夫?”

     其他人也惊呆了,胡艺凡看似轻描淡写的一拉一推,北冥剑就被打的狂吐鲜血。

     “你敢骂菲儿姐,这是轻的。下次再敢骂,打掉你的满嘴狗牙!”胡艺凡冷冷的看着北冥剑。

     霍金彤安慰了下一旁的在抽泣的叶菲儿,“人家骂你贱货你就是啊,别哭了,看来你的眼光不错,胡歌可以保护你了。这下连请保镖的钱都省下了。”

     叶菲儿破涕为笑:“去你的。”

     罗台长福气重伤的北冥剑,依然奄奄一息的样子。

     “你们……你……胡歌……动人打人,你们会受到法律制裁的!”罗兵怒气冲冲道。

     “胡……哥……你……他……妈……敢……打……我……我……艹……你……妈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 北冥剑一字一字的骂出来,嘴里的血还在流。

     霍金彤真想上去在打北冥剑一巴掌,被胡艺凡拦住了。

     “菲儿姐,霍姐,今天的事恐怕要连累你们了。”胡艺凡道。

     一旁的罗兵已经在打电话报警了。

     “连累,哈哈,今天在场的都别想离开这!”罗兵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