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64、活着为了证明自己
    汪大力唱得很投入,而表演更是自然而然的,没用任何的技术处理在里面,只是本色出演。

     台下面容骄傲的妻子,眼睛发亮的儿女,还有电视机前那千千万万张嘴巴。

     都在表明,汪大力可能要走红了。

     虽然红的有点迟。

     这首歌唱到这,主旋律差不多就定下来了,后面的几段基本都在重复,也就几个地方有几个尾音不同。在观众评委的心目中,给胡歌打多少分数心里基本也有谱了。

     接下来是胡艺凡演唱。

     依旧坐在床上弹着吉他。

     “可我觉得一切没那么糟

     虽然我只有对爱的幻想

     在清晨在夜晚在风中

     唱着那无人问津的歌谣”

     相对汪大力的演唱,胡艺凡的演唱沧桑感上面相对要弱些,但是听起来似乎有一种看透人生浮浮沉沉的感觉,或者说是一种过来人的智慧吧。

     评委席上,白雪八卦的问了句霍金彤:“霍姐,胡歌,他没女朋友吗?”

     “没,难不成小雪你想……”霍金彤玩笑道。

     “呵呵,开什么玩笑,他不是我喜欢的类型。”白雪道。

     下面的合唱是两个人一起的,没用任何合唱团配音。

     然后是最后一段,汪大力唱前几句,胡歌演唱后几句。

     “凝视这此刻烂漫的春天

     依然像那时温暖的模样

     我剪去长发留起了胡须

     曾经的苦痛都随风而去

     可我感觉却是那么悲伤

     岁月留给我更深的迷惘

     在这阳光明媚的春天里

     我的眼泪忍不住的流淌”

     听到这一段很多人都不怎么懂,为什么“曾经的苦痛都随风而去”,现在“岁月留给我更深的迷惘”这不是矛盾吗?

     而能听得懂的除了台上的几位导师,台下的VVIP观众席里其实还坐着一位大咖级人物。

     不过他今天有刻意的乔装打扮,再加上他不允许节目组爆光自己,所以就连霍金彤他们也没发现他。

     等到胡艺凡他们一首歌完整的表演完,这位大咖对身旁的助手小声道:“小磊,回头给我查下这个胡歌和汪大力的完整资料。”助手点头。

     歌曲唱完,胡艺凡和汪大力深深一鞠躬。

     尉迟小冉微笑的道:“感谢胡歌和汪大力的精彩演出。两位可有什么话想说吗?”

     胡歌示意汪大力先说。

     观众和评委们都用期待的眼神看着,似乎在猜测他们会说什么样的话呢。毕竟之前无论对胡歌的抄袭还是汪大力的不够资格,网上都有不少负面消息的。

     汪大力有些紧张的说道:“感谢霍姐、感谢胡歌,没你们的邀请和力荐,我不可能站的到这么大的舞台上。很多网友都说我不配当帮唱嘉宾,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不配,但胡歌他相信我,让我对自己重新有了信心。这首《春天里》可以算得上是写给北漂艺人的,也可以理解为写给仍在理想路上奔波的那群人。”

     在观众听来,汪大力的感言还是很真诚的,没有虚情假意,也没有哭哭啼啼,只是说出了内心想说的话而已。

     “说的真好,那么胡歌,作为创作者你也来聊几句吧。”尉迟小冉道。

     胡艺凡略微沉思几秒道:“这是一首有时空跨度的歌曲,从90年代到2000年,到现在。这首歌的大背景是我们国家改革开放浪潮下,每一个十年所发生的变化。再以以小见大的手法以一个北漂艺人的口吻诉述出来。他看似在讲一个北漂艺人从十几岁去京师流浪演唱,再到三十几岁依旧坚持音乐梦想,这么一段人生的旅途,其实是在写对人生对社会对理想对追求的思考。你可以把它理解为一首励志歌曲,但写作角度跟《海阔天空》完全不同。”

     尉迟小冉一边听一边点头。

     “原来这简单的歌词有这么多深远的含义啊。对了,你觉得今天的表演算是给了流言蜚语一个有力的反击了嘛?”

     胡艺凡耸耸肩:“真金不怕火炼,废铜烂铁才怕。”

     尉迟小冉道:“但在世人看来,不出声就代表心虚了,你应该站出来反驳几句的。”

     胡艺凡笑了笑,想到以前的一句寒山和拾得对话的很有名的佛偈。

     “你这个问题可以这样总结:世人谤我、欺我、辱我、笑我、轻我、贱我、厌我、骗我者如何处治乎?”胡艺凡道。

     “呃,文言文啊?还好我文言文还算过硬。如果是我,世间人谤我、欺我、辱我、笑我、轻我、贱我的话,那我就骂他,打他,锤他,扁他,揍他……”尉迟小冉幽默道。

     这个回答惹得观众大笑。

     胡艺凡微笑道:“没想到你还挺幽默。”

     “那你一定有自己的答案吧。”尉迟小冉俏皮的问。

     四位评委和观众们也在猜测胡艺凡会怎么回答呢?

     “只是忍他、让他、由他、避他、耐他、敬他、不要理他……”

     说到这胡艺凡卖了一个关子,没说了。

     四位评委愣住了,这样?你这胸怀……

     尉迟小冉道:“你这是要成佛的节奏?”

     观众又是大笑。

     胡艺凡补充道:“再待几年你且看他。”

     尉迟小冉这才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 一愣,随后就是惊艳的表情。

     四位评委惊呆,最后一句画龙点睛啊!

     施人凤微笑鼓掌:“妙极,妙极!好一个再待几年你且看他!”

     她现在蹦达的欢快,再过几年你再看他,再看看自己。这里面包含着自己地决心、努力、自信,和对未来的一种预见。

     霍金彤笑道:“这是禅机?”

     周鼎鼎道:“这话难道是胡歌原创的?”

     白雪道:“不可能吧,这种话这么听都像一个得道高僧说的。”

     施人凤笑道:“我们都不参佛,佛偈听不太熟悉,可是我们演艺圈参佛的人很多,一问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“我回头就问菲儿姐,她一定知道出处。”霍金彤道。

     此刻北冥剑和古天群坐在房间里,痴痴发愣,谁也没先打开话匣子。半晌后古天群叹息一句:“北冥老弟,你惹得是一个怎么样的妖孽啊,论才华,他似乎不比你弱啊。”

     北冥剑不服气的咬咬牙,但又不得不承认道:“出道以来从未遇过劲敌,现在总算遇到了。”

     古天群笑道:“老弟啊,你少年成名,一路顺风顺水,三十岁不到就身价上亿,演艺圈里也算是翘楚了。但是你应该知道,年少成名容易狂傲,这不利于事业的发展。如今有这个胡歌来打压你,这也算得上是一件好事。人生知己难求,好的对手更难求。”

     北冥剑听完古天群的话,眼睛忽然一亮,不愧为娱乐圈摸爬滚打十几年的老杆子,真能看透人心,也能自我排压,把坏的想成好的。

     “谢谢古哥一语点醒梦中人。”北冥剑道:“不过就算他胡歌的《春天里》是原创,可是他拿好歌曲总冠军,恐怕还是不可能。这世上有些事就算你努力了,也不一定得的到。”

     古天群笑道:“你是说第一名内定了?如果是这样的话,假如胡歌下一首写的还是这么好,还拿不到冠军。这对他来说不是坏事,反而更好。”

     北冥剑有些莫不着头脑了:“不会吧,拿不到冠军也好?”

     “呵呵,拭目以待吧。”古天群莫测高深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