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74、封杀令
    监狱蹲房的第三天。

     中午的阳光偷着铁窗照进来,照在墙角疙瘩旁盘坐的胡艺凡。此刻的他胡子拉渣,蓬头垢面,整个人也瘦了一圈,但他的的眼睛却很有神。

     监狱可以折磨他的身体,但却不能毁灭他的意志。

     阳光下,仔细看,他的大腿和胳膊那都有被电棍电过的痕迹。看情形,那可恶的狱警似乎想用电棍来让他屈服。

     但是,胡艺凡不是那种轻易向恶势力屈服的人。

     今天你们给的疼痛,他日必定十倍奉还!

     现在是中午,该到了午饭时间了。

     “胡歌,吃饭了!”

     那大胡子冷冷的狱警扔来一份盒饭。

     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 胡艺凡看了一眼,连打开盒子盖的欲望都没。他在冷笑,你们这脑子啊,想在饭菜里下药,那就给我送点好吃的啊。

     还好,这几天都是叶菲儿亲自来送饭。

     这待遇。

     这份情。

     果然,叶菲儿很快就来了。

     她手提一只古朴的食盒,看材质是金丝楠的,长条形,三层四格,里面有啤酒、有五花肉、有鲈鱼、一份煲汤、一份米饭、一份土豆丝、一份豆腐。

     “哇,又这么丰盛!”胡艺凡揭开食盒。

     “快吃吧,今天他们打你了没?”叶菲儿问。

     胡艺凡不在意的点点头:“打了,但我习惯了,就当是练铁布衫功吧。”

     叶菲儿气呼呼道:“这还有没有王法了!”

     胡艺凡喝了口啤酒,笑道:“菲儿姐,不用气。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饿其筋骨,劳其体肤……”

     叶菲儿听了眼睛一亮:“文言文?”

     胡艺凡道: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 “什么意思呀?”叶菲儿道。

     “意思就是:上天将要下达重大使命给某个人,一定要先使他的内心痛苦,筋骨劳累,体肤俄瘦,身受贫困之苦,种种行动去阻碍、干扰他的事业,(通过这些,)来让他内心警觉,使他的性格坚定起来,以不断增长才干。”胡艺凡道。

     叶菲儿听完觉得很有道理:“你还真会自我安慰,自我调解,不过娱乐圈就需要有你这种精神。对了,这篇文章我怎么没看过?”

     胡艺凡道:“因为这个世界上没。”

     叶菲儿大惊:“没?难道是你写的?”

     “困在牢中三日,有感而发。”胡艺凡道。

     叶菲儿忍不住透过铁窗抓住胡艺凡的手,亲了下:“奖赏你的,写的不错。不过你确定你就是那种上天将要下达重大使命的人么?又会是什么使命呢?”

     胡艺凡道:“不瞒菲儿姐,我开窍属于比较晚的。但我曾经做过一个梦,梦里有位仙女跟我说,说我是天命所归,天降大任在我身上。”

     “仙女?很漂亮吗?”叶菲儿问。

     “恩。”胡艺凡点头。

     “那仙女说的使命是什么?”叶菲儿问。

     “文艺国度。”胡艺凡道。

     叶菲儿捂着小嘴:“这……目前世界上能成的上文艺国度的恐怕欧美那几个少数国家吧。”

     “是的,很难。我们国家的文艺水平在亚洲都比不上日韩,这是耻辱啊!”胡艺凡痛心疾首的样子道。

     “唉,难啊。你就说明星等级吧。在我们国家,演艺圈里,达到国际巨星的加上我一共就三个,体育圈子就一个,作家圈子一个也没。”叶菲儿道。

     “恩,我知道很难。”胡艺凡认真的点头,然后专心的吃着米饭。

     看着胡艺凡吃的差不多了,叶菲儿忽然道:“有件事我必须要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 胡艺凡抹了一把油腻嘴巴:“封杀令出了?”

     叶菲儿惊讶道: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 “我并非足不出户能知天下事,而是猜测。广电总局那边给审批了?”胡艺凡问。

     “嗯,南海卫视全片封杀你,好歌曲节目组已经强行解除了跟你的合约。”叶菲儿道。

     “那他们下载我的歌曲这么多天,不给我钱?”胡艺凡道。

     “广电那边下文,强制执行程序。不过好歌曲官网上已经没你的名字和歌曲了,就连新浪微博也取消了你好歌曲学员的认证。同时,你的粉丝值又掉到了从前的水平。”叶菲儿道。

     胡艺凡笑笑:“真是辛苦奋斗几十年,一夜回到解放前。不过没关系,我是打不倒的小强。只是没想到王少家背后的能量这么大?这几天他有没有来骚扰你。”

     “有,但我态度很坚决,他已经回京师了。”叶菲儿道:“他还放话,让你在娱乐圈没立锥之地。”

     “呵呵,够狂。”胡艺凡道。

     “此次封杀令下来,他们的目的已经达到,我已经托关系给你保释成功了。最快今天晚上就能出来了。”叶菲儿道。

     “花了不少钱吧?”胡艺凡道。

     “两百万。”叶菲儿道。

     “这么黑?”胡艺凡道。

     “恩,是黑……你说我们这算谈恋爱吗?”叶菲儿忽然问。

     “这还不算?算!这么轰轰烈烈的啊!”胡艺凡道。

 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叶菲儿不知道如何说。

     “你是想说,以前他们追你都是他们花钱,现在你却处处在为我花钱?”胡艺凡道。

     “也不是这个意思,我主要是烦恼得不到家人的认可,所以你要加油啊。”叶菲儿道。

     “出来后,有什么想法没?”叶菲儿问。

     “有,去电视台。”胡艺凡道。

     “电视台都是官官相护,谁还敢收你啊。再说了,你一个歌手去电视台也无用武之处啊。”叶菲儿道。

     胡艺凡收拾完碗碟道:“也许,我还会其他什么本事呢。”

     “比如?”叶菲儿问。

     “主持啊?”胡艺凡答。

     “你确定?”叶菲儿大眼睛眨呀眨。

     “还有点子,也就是监制和策划之类的职位,我的大脑里埋藏着许多好点子,能做出很多好节目的。”胡艺凡道。

     “你确定?”叶菲儿再问。

     “嗯。你就拭目以待吧。不过平台也很重要的。左飞飞曾经向我跑出过橄榄枝,我可能去她家的电视台。”胡艺凡道。

     “我反对。”叶菲儿忽然道。

     “怎么啦?”胡艺凡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 “我担心左飞飞把你抢走啊。”叶菲儿小声道。

     “这个……不用担心……你我命中注定的缘分,哈哈”胡艺凡爽朗的笑着。

     当天下午。

     网络上开始沸腾了。

     百度贴吧、新浪、天涯、好歌曲官网。

     大家都在疯子一样的传播着一个消息。

     胡歌被广电封杀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