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61、不一样的《春天里》
    这一刻,注定是紧张的,也是激动人心的。

     四位导师齐刷刷的站起身,目光专注的盯着大屏幕上面的投票数据条,每一次的增长都在牵动这他们的心。

     大屏幕上目前已经是232票了,估计很快就能突破300大关。

     北冥剑紧咬牙关,右拳用力的捏着,关节都发出噼啪响,很显然对于这次投票的数据,他还是很看重的。尽管已经签订了内定冠军的合同,但是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出现变数的。

     “哇,突破400大关了,还在往上涨!”

     尉迟小冉小手捂着红唇,一脸惊讶的表情。

     “应该还会涨。本来我对北冥剑这首《春天里》期待不是很高,就歌词立意的高度,远远比不上虎哥的《春天里》,但他写的曲子的确不错。古天群演绎得也好。”施人凤道。

     “霍姐,你觉得这首《春天里》能胜得过胡歌那首吗?”白雪嘻嘻笑道。

     “呵呵,拭目以待吧。”霍金彤道。

     “这个节目真不错,能一下子发现几个好苗子,祖国未来的乐坛后继有人了。我们也老了,也该退位让贤了。”周鼎鼎笑道。

     “没想到古大唱歌也这么帅!“白雪略带花痴的表情道。

     就在几位导师小声议论声中,北冥剑的最终票数出现了:467票!

     北冥剑笑了。

     这下不说冠军相,进前三稳稳地。

     白雪也笑了。

     古天群也笑了。

     这个票数她也是很满意的。

     电视机前的北冥剑粉丝们也笑了。

     哼,那个胡歌就是可耻的抄袭者。这才是真正的《春天里》!

     投票完毕,全场掌声雷动。

     随后,尉迟小冉邀请古天群和北冥剑说几句。

     北冥剑:感谢520位大宗评审,你们是专业的!

     古天群:北冥能取得这样的成绩我也感到骄傲。这样的成绩应该能树立进阶第二轮PK吧?

     台下观众大圣呼应:能!

     古天群:呵呵,你们真可爱。第二轮是个人表演,而且是没用任何排练的即兴作词作曲演唱,希望大家一如既往的支持北冥剑!

     说完二人平肩离开了。

     他们回到北冥剑的等候室观看电视。

     接下来,该是第二位抽签选手上场了。

     尉迟小冉微笑道:“刚才北冥剑演绎了一首《春天里》,而很多人也知道,胡歌写的四季为主题的歌曲也叫《春天里》。之前很多人对胡歌这首歌曲存在质疑,认为他这首歌是抄袭北冥剑的。对于这样的质疑,胡歌从没提出有力的反驳。但他私底下告诉我,最有力的反驳就是用歌曲证明自觉地清白。好了,大家想不想听胡歌这首《春天里》?”

     台下观众打了鸡血样喊道:“想听!”

     当然,也有人喊着:“打倒无耻抄袭者!”

     不过尉迟小冉作为主持人,这段话明显站在胡歌这边。要不是碍于主持人代表节目组的意义,她估计就要直言支持胡歌了。

     四位导师也是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 白雪:“霍姐,我发现你们家的胡歌女人缘不错啊?”

     霍金彤:“上面叫我们家的胡歌,他又不是我男人。不过你说他有女人缘这点不错,而且就在今晚,会有一条惊天新闻出现。明天的娱乐圈一定会震动!”

     白雪:“噢?说的这么神秘?”

     施人凤:“霍霍,我也想知道。”

     霍金彤:“今晚应该就有答案。”

     就这样,胡艺凡和汪大力出场了。

     令人惊呆的是他们的穿着打扮!

     大湖村的老胡、胡妈妈、胡艺美、大村村的村委会全都惊呆了!

     因为胡艺凡上身没穿衣服!

     霍金彤:“我去……他……”

     一个20平米作用的道具房间,里面有一张床,两箱子啤酒,一张小桌子,两把椅子,两个破凳子。

     胡艺凡赤膊着上身,下身穿的是大学生军训穿的迷彩裤。

     王大力也赤膊着上身,下身穿的是破洞牛仔裤。

     两个人的眼神都是略带一丝忧伤,但忧伤中带有坚定的信仰。

     北冥剑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吐槽:“乡巴佬就是乡巴佬,这么大的舞台连一件晚礼服都买不起吗?”

     一旁的古天群道:“北冥,我看没这么简单。他们这不是简单的唱歌,而是表演+唱歌。”

     可就在这时,背景里响起了一个女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 “在京师有着10几万的北漂音乐人。”

     “他们有的才十七八岁,有的却已经三十七八岁,甚至四十多岁了。”

     “他们从小就怀揣着梦想,要去祖国的文化中心找寻一片属于自觉地天地。”

     “他们有的少小离家老大回,有的以及在京师结婚生子,安家落户。

     “他们有的依然坚持做音乐,有的以及改行做其它事情。”

     “而在每一个北漂的歌手,在每一次春天来临的时候,他们会回想过去的曾经,或以曾经的爱情,曾经的幸福。而未来对它们来说似乎很奢侈,因为他们感觉自己好像没用什么未来。”

     “他们喜欢麻醉自己的灵魂,一个人多在小屋里低吟着自己对人生的理解,对生活的理解。”

     “虽然,日子过得很苦,但他们依然热爱生活,热爱活着。”

     “你们看,这里就有两位北漂歌手:胡歌and汪大力!”

     这一段旁白,不见人影只有声音,但很多熟悉这声音的都惊呆了,这么好听的声音这么熟悉的声音,这么那么像一个人:叶菲儿啊!

     听到这北冥剑的脸色变了!

     作为一个文青作家,这点旁白的含义他是懂得,这不仅仅是渲染,而且还把整首歌提升到歌颂北漂歌手的境界上,立意比他的要深远。

     “这声音……难道是……”北冥剑问一旁的古天群。

     “是的,菲儿姐。”古天群十分肯定的点头,然后安慰道:“北冥,这个胡歌你不容小觑啊,未来的乐坛算是你的劲敌。”

     “呵呵,劲敌,他还不配!我的主职业是作家!”北冥剑嘴角上扬道。

     场中。

     那所象征着北漂歌手的蜗居的破房子里。

     胡艺凡坐在破床上,捧着一把吉他。

     汪大力左手扶着话筒架,右手夹着一支香烟,香烟还在燃烧。

     桌子上排放着几个空酒瓶子,一盒7元的光明香烟,两个喝了一半的啤酒瓶。胡艺凡拿起其中一瓶,昂起头喝了两口。然后,汪大力微笑的结果胡艺凡递过来的一瓶,也是昂着头颅喝了一大口。

     随后,二人默契的点头。

     胡艺凡的吉他伴奏声响起。

     这是一段他改编的多和弦华彩,难度很大,但是却可以衬托出一丝落寞和空灵。

     随后,胡艺凡开嗓了。

     “还记得许多年前的春天”

     “那时的我还没剪去长发”

     “没有信用卡也没有她”

     “没有24小时热水的家”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只是简单的开嗓,没用多么华丽的伴奏,只有一把破木吉他,但这几句似乎一下子就钻入人们的心中,让人有着一种撕心裂肺般的疼痛。

     古天群的《春天里》,光乐器就用了十几种,还请了不少知名乐手帮忙,相比较胡艺凡这个开局主歌的吉他伴奏,这个真是简陋到家了。

     但场中没用任何人觉得,北冥剑那个伴奏比胡艺凡这个好。

 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 因为感觉。

     因为意境。

     因为境界。

     这种意境不仅仅来源自吉他,来自原歌词旋律本身,更多的来自于一种情怀。那是一种只有北漂过的人才能唱出的情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