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10、首战
    PS. 奉上五一更新,看完别赶紧去玩,记得先投个月票。现在起-点515粉丝节享双倍月票,其他活动有送红包也可以看一看昂!

     荧屏上,迎面走来一位英俊的小伙。他亲友团的父母和朋友则在后台观看着。

 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罗晋的父亲罗忠海乃是海影副校长兼党委副书记,有不少娱乐圈的朋友,这次就有三位明星来助阵。荧屏镜头特写,一一写出了他们的名字。

     著名歌手:谢晓珍

     著名演员:罗家文

     著名作家:欧阳正龙

     随后是大约两分钟左右的VCR:

     “我叫罗晋,今年23岁,中国好歌曲,我来了!”罗晋道。

     “小晋6岁就学习古典钢琴,后又专研西洋音乐,对流行音乐有一定的创作天赋。”罗父道。

     然后是三位明星的祝福语。

     著名歌手:谢晓珍:预祝罗晋同学顺利晋级!

     著名演员:罗家文:罗晋小子,加油!

     著名作家:欧阳正龙:期待罗晋同学的表演!

     这么一幕VCR虽然时间很短,却引起了电视机前观众们的热议,这尼玛是在秀背景吗?这个罗晋来势汹汹啊!

     大湖村的老胡夫妻俩也是颇为震惊,相比人家这豪华阵容的VCR,自家儿子做的那个VCR简直是土到掉渣。

     “老头子,这个罗晋看来是我们儿子的劲敌啊!”胡妈妈担忧道。

     “有什么了不起的!不就是有个好老爸吗?但是…有句土话说得好,不怕老子生的穷,只怕儿子生的怂!比老子比不过,咱们比儿子!哼!”

     VCR过后,罗晋在闪光灯下拿起话筒,走向舞台中央,然后缓缓的走到白色支架钢琴那,把话筒插到话筒架上,深吸一口气,然后对乐队老师方向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这一刻,场中格外的安静,四位导师也是目光炯炯的注视着遮挡在面前的升降屏幕上的字幕。

     很快,随着钢琴优美的旋律,歌词的字幕出现了。

     “感谢你记得我的生日却好像忘了为谁庆祝

     那些唱片他可能喜欢你是否送错礼物

     你问我要多少支蜡烛还想要什么样的祝福”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四位导师听得都很认真,但一直没人推杆,可能是第一个,都比较谨慎吧。当罗晋第二遍唱到:我就是爱妳傻乎乎,谁在乎?因为我们一样的胡涂。

     白雪终于第一个推杆了。

     可惜的是,直到结束,都没有第二个导师推杆。

     电视机前的观众们微微有些失望,这尼玛唱的什么玩意啊?

     此刻,胡艺凡也躺在门卫室的小铁床上收看:其实这首情歌还算不错,记得以前有个叫林宥嘉的唱过类似的忧伤小情歌,比较小众。

     接下来,是导师点评。

     “自我介绍下。”周鼎鼎微笑道。

     “我叫罗晋,今年23岁,来自海影音乐系作曲专业。”

     “刚才的钢琴师是你弹的?”施人凤问。

     “是的,我6岁就开始跟随父亲学习古典钢琴。”罗晋道。

     “哦,学到什么等级了?”施人凤问。

     “演奏级了。”罗晋自信的回答。

     “弹到协奏曲了吗?”施人凤问。

     “当然啦。”罗晋微笑道。

     后台画面:罗忠海微笑的点头。

     “好了,欢迎你加入我‘雪花大家庭’,让其他三位导师后悔吧!”白雪嘟嘴道。

     施人凤、霍金彤、周鼎鼎都是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 不过对于观众们来说,这个首唱似乎一点也不惊艳啊,稍显平淡。

     接下来第二个出场的是一个来自自来水厂的工人,他唱完后四位导师都震惊了,这也能来?

     歌词比较吊丝、比较逗比。

     我是一个好小伙

     吚呀吚呀哟

     左邻右舍都夸我

     真是没得说

     走过路过别错过

     许看不许摸

     妹妹你要是不识货

     都是你的错

     像我这样的好小伙

     实在不太多

     我不是王婆在卖瓜

     你不要看我的笑话

     我既不多情也不花

     心里还藏着些小伤疤

     虽然我看起来有点傻

     我心地善良还很爱家

     如果又遇上了我的她

     奋不顾身我啥也不怕

     如果你是只米老鼠

     我甘愿做一只唐老鸭

     电视机前的观众们简直笑喷了,这也能参加比赛,那我也可以啊!我他妈笑疯了,哈哈。

     第三个出场的还不错,有两个人推杆,周鼎鼎和霍金彤,最终这位演唱《默默的等》的歌手莫家熏进入了周鼎鼎老师的阵营。

     “下一位,04号选手胡歌准备上场。”

     荧屏上出现一个休息室的画面,画面中的青年正是胡艺凡,不过他现在用的是艺名胡歌。他房间的广播在点他的名字了。

     很快,标注04房间号的休息室门被推开。

     是尉迟小冉。

     “胡歌,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电视机前,看到这一幕的胡爸爸和胡妈妈懵逼了,我儿子怎么改名字了?这到底是不是我儿子啊?

     胡艺凡点点头,指着屋里茶几上填好的学员资料道:“新浪微博认证表我填好了,我以后的艺名就叫胡歌。”

     “嗯,加油!”尉迟小冉去收拾那份表格,握了握粉拳。然后看着胡艺凡推门离去的背影呢喃道:“胡歌,胡歌,你会不会是明日之星呢?”

     从休息室到演出大厅只有两分钟的路,但这两分钟走起来却感觉有万里之遥。此刻的胡艺凡内心是很激动的。

     如果说海选是跨出了人生飞跃的第一步,那么接下来的每一步就更重要,一步生,步步升;一步死,从此旧止步好歌曲的比赛了。

     此次参加好歌曲,是一次机遇,也是一次挑战,自己日后能否在这个“美丽新世界”好好生活的第一战。

     这一战若胜,那么一路通畅,百路通;此战若失败,那只有立即转战文坛了,这样的话虽不至于一蹶不振,但是心中那口气定会憋出内伤的。毕竟人活一口气嘛。

     这么想着,胡艺凡很就走到了表演大厅,通道一旁的尉迟小冉对他竖了个拇指。

     以前看别人在台前台后的VCR还没啥感触,如今自己在电视前看自己的一举一动,想想真是既兴奋又羞涩。

     “唉,长得太对不起胡歌这个艺名了。除了身高和胡歌有点接近,其他方面简直……”

     胡艺凡躺在铁床上看着自己的样子吐槽,这时飞跃唱片的领导刘监制捧着茶杯,悠悠的晃了进来。

     “领导。”胡艺凡赶紧从床上爬起来。

     “小胡呀,看电视啊,你这次请假时间有点长,很多事……”刘队长正要批评胡艺凡几句,发现不对劲,电视上那货不正是胡艺凡吗?

     “你上电视了?”刘队吃惊的问,然后赶紧坐到旁边一张椅子上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 “是啊,李副监制还接受过节目组的暗访呢,他没告诉你?”胡艺凡问。

     “暗访?既然是暗访那肯定是有保密协议的,哪会告诉我呢。”刘监制说。

     果然,此时电视上的VCR正是飞跃唱片李副监制接受记者的采访。

     “请问李副监制,胡艺凡真的是你们飞跃唱片的一员打杂的吗?”记者问。

     “这还有假啊。”李副队笑答。

     “那你觉得胡艺凡同学为人怎么样?”记者问。

     “跑腿打杂啥事都干,任劳任怨,很不错。”李副监制笑答。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一旁的刘监制看了显然有些不悦,这个采访本来应该采访他这个正监制才是啊。不管了,继续看。

     镜头上现在出现的是胡爸爸、胡妈妈在接受记者采访的画面。两个老人家都是农民打扮,乡土气息浓郁,胡爸爸还抽着劣质香烟,深沉的吹着牛逼:“我这一生没啥作品,最好的作品就属三个孩子,胡艺凡、胡艺美、胡艺真。呵呵,名字起的是不是很有艺术家的气味?”

     一旁的胡妈妈翻白眼:“是艺术家的味道。”

     “要你教育,你比我有文化啊,你才读了5年级,我可读了3年级的!”胡爸爸和胡妈妈斗嘴。

     记者笑喷。

     电视机前的胡艺凡简直无法直视,这也给播放出去了。

     电视机前的胡艺美则是觉得老爸老妈让她在同学面前丢脸了。

     电视机前胡艺真也在看,默默地看,啥表情也没,手里还捧着一本英文诗歌集。

     “嗯,这三件作品中,我最满意的还是胡艺凡这小子,嗯,遗传了我的良好基因,我对他期望很大很大。”胡爸爸深沉道。

     “您对胡艺凡的比赛有什么预期?”记者问。

     “啥意思?”胡爸爸反问。

     “就是觉得他能得第几名。”记者解释。

     “第一吧,在我心中他就是冠军!”胡爸爸自信道。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这一幕无数人在电视机前看,虽然都是看的捧腹,但是却能感受得到那暖暖的情亲,真实的幸福。

     接下来是胡艺凡的VCR:

     他用的是唱的介绍:

     有时候我觉得自己

     像一只小小鸟

     想要飞

     却怎么样也飞不高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《我是一只小小鸟》的开头两句。

     “大家好,我是04号选手胡艺凡,坚持原创音乐,坚持音乐梦想,一起助力,让华语音乐走上国际前线!”

     胡艺凡这一番感言自然引起了不少观众的点评。

     “卧槽,我感觉这货要火。”

     “艹,自我介绍都是一首歌?貌似很好听啊!”

     “他当自己是谁啊,说话的口气好大。”

     “这货不是新浪网上的那个吗?”

     随着胡艺凡站在舞台中央的闪光灯下,许多人都认出了他。

     丁长武眯着眼睛坐在沙发上看,旁边坐着丁兆雄。

     “希望这小子首唱就砸锅!”丁长武恶毒的咒骂。

     “奶奶的,这小子太精明了,居然改了名字叫胡歌,我艹!”丁兆雄道。

     “我给白雪打过电话了,不过她似乎很为难,只说会考虑的。”丁长武担心道。

     “那就够了,难道她能说‘我一定办到’,那万一传出去,那还了得。”丁兆雄道。

     南丫高中女生宿舍。

     “姐妹们,我哥出场了,怎么样,很帅吧?”胡艺美道。

     “切~”四五个姐妹都是翻白眼,这也叫帅?

     “切,你们可懂欣赏啊?男人要内在美,肤浅!”胡艺美和大家斗嘴道。

     南丫高中某男生宿舍。

     “希望我哥这次能成功。”胡艺真默默祈祷。

     舍友们惊呼:“胡艺真,那个胡艺凡真是你亲哥?”

     “恩。”胡艺真淡淡道。

     凡尔赛餐厅,今天的山猫没在大厅弹唱,大厅正在直播好歌曲的比赛,看到胡艺凡的出场,他面带冷笑,这样的奇葩父母也没谁了。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但是下一秒,他震惊了。

     聚光灯下,胡艺凡一身简朴的衣服,静静的站在那,酝酿情绪,旋即他朝乐队方向点点头,优美动听,略带微微伤感的钢琴主旋律就出来了,里面夹杂着清晰的吉他扫弦。

     “总是向你索取却不曾说谢谢你

     直到长大以后才懂得你不容易”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胡艺凡只唱了一句,情感浓烈,满脑子都是父亲刀刻的皱纹的脸庞,还有小时候自己非要学音乐,害的父亲四处举借外债的狼狈憔悴画面。

     所以,这一句,他唱的浓情。

     只一句,电视机前的观众们顿时屏住了呼吸!

     天啦!

     我艹!

     四位导师都是突然坐直身子,竖起耳朵听。

     甚至,霍金彤老师听到那句:“直到长大以后才懂得你不容易”,眼睛就瞬间湿润了!

     简直一击命中灵魂!

     用句游戏党的话,这句歌词给霍霍造成了999999点暴击伤害!

     【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,这次起-点515粉丝节的作家荣耀堂和作品总选举,希望都能支持一把。另外粉丝节还有些红包礼包的,领一领,把订阅继续下去!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