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10章 冒死闯殿的小宦官
    “陛下,圣人有云……”唐介开启了长篇大论模式,这个倔强的老头打算借着这个重要的场合,让新天子感受一下儒家的魅力。

     韩延年见状略微紧绷的身体,松弛了下来。他连续两次不正常的反应,被一直盯着他的东头供奉官、阁门袛侯狄咏完全收入眼底。

     说起狄咏,可了不得,出声名门,大宋巅峰武将狄青的次子,长相俊美无比,有人样子之称,历史上,他在对西夏的作战中,表现极为出色,可以说,没有丢他父亲的脸。

     此次,辽使入宫,相公们出于天子的安全考虑,把狄咏这个出身好、长相好、武艺好的三好官二代调来监视辽使。

     没想到宴会开始不过半个时辰,辽使就两次做出不寻常的肢体反应。心细如发的狄咏,下意识的摸着刀柄,一旦这个辽使有不轨企图,他会立刻拔刀。

     同样心细的韩延年,心中暗恼自己不堪,在宋将面前,两次做出反应。事到如今,已经无可挽回了,他只能把希望寄托在赵顼再次走下玉阶,不需要走多近,只要走一半,他就会动手,至于狄咏,他有办法对付。

     接下来事情的发展,让他大失所望,年轻的赵顼被臣子说教半天,并没有像一般的年轻人一样受不住气发作,赞赏了唐介几句不说,还满脸笑容的回到座位上。

     韩延年心中大呼,大宋赵官家就是个怂蛋。

     怂蛋,哦不,赵顼,坐稳龙椅后,含笑询问韩延年关于辽国的事情。功课准备不足的韩延年,碰到不清楚的事情,都含糊过去。

     时间渐渐地流逝,谈得兴起的赵顼再次站起来,韩延年正要动手,一个十二三岁模样的小宦官闯进来,大吼道:“辽使是假的”

     小宦官一吼,震惊全场。

     韩延年率先发作,抓起面前案几上的大汤碗向后一泼,弄的狄咏满脸都是。

     韩延年趁机向玉阶上的赵顼冲了上去,长于妇人之手的赵顼,哪见过这种场面,傻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 千钧一发之际,双目无法视物的狄咏,凭着记忆,向前冲了几步,挥刀斜劈,只听一声惨叫,假韩延年断了一只手臂。

     “啊”

     假韩延年怒吼着继续往玉阶上冲,誓要完成屠龙壮举。狄咏双手握刀,往前奋力一刺,把假韩延年生生钉在了玉阶上。

     反应过来的朝臣们,大呼护驾,侍卫们乱哄哄的涌了上来。

     后背被冷汗打湿的赵顼,一屁股坐在龙椅上,脸色煞白。过了好半天,参知政事唐介一声“拿下”,把赵顼的魂带了回来。

     “为什么抓我”被按在地上的小宦官,大呼冤枉。

     赵顼不解的看着唐介,小宦官有救驾之功,怎么反被拿下。

     唐介解释道:“陛下,此人有救驾之功不假,可无诏闯殿,死罪难免。”

     小宦官一听要死,吓得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 赵顼露出不忍之色。

     唐介坚持说:“李唐亡社稷,首罪藩镇,次罪宦官,陛下不可不察,况祖宗之法不可违,臣望陛下审慎之”

     唐介话里话外透着文人士大夫对宦官的戒备,朝臣们纷纷表示赞同。

     赵顼听唐介搬出他的祖宗,到了嘴边的话,又咽了回去。哭的稀里哗啦的小宦官,被侍卫们硬生生的拖了出去。

     赵顼望着小宦官离去的方向,心中升起一团无名怒火,这些老臣子,动不动拿礼制约束他,拿祖宗之法教训他,让他像个傀儡一样。

     “到底你们是皇帝,还是我皇帝?”年轻天子心中怒吼。

     不知道自己惹怒年轻天子的唐介,把话题转向已经被侍卫们搀扶住的狄咏,称狄咏临机护驾,功莫大焉。

     赵顼后知后觉的抚慰了狄咏一番,并下旨把狄咏的官职从从八品的东头供奉官、阁门袛侯升至正七品的武翼大夫。

     至于胆敢行刺的假韩延年,已经到了垂死的边缘。赵顼担心他一死,找不出谁是幕后主事之人,命令众人不准碰他。

     事情处理完毕,众人才想起一个关键的问题,刚才那个小宦官怎么知道辽使是假的。

     “陛下,开封府推官韩忠彦携陪戎校尉庞昊求见,韩忠彦称真正的辽使韩延年已被庞昊找到”一个当值的禁军军官,在殿外大声禀告道。

     赵顼下旨宣见。

     朝臣们议论纷纷,一直沉默不语的欧阳修听到庞昊的名字,露出愕然之色。

     不多时,韩忠彦和庞昊垂手走进大殿。

     龙椅上的赵顼望着二人,沉声问道:“是你们发现韩延年是冒充的?”

     “回陛下,是庞昊”韩忠彦实话实话,这种事上他没必要和一个半大小子抢功。

     赵顼目光移向面容稚嫩,不过十六七岁的庞昊,好奇的问道:“卿是谁家子?”

     “回陛下,臣是前太子太保、颖国公庞籍之孙,前秦凤路副总管庞琨之子”庞昊老老实实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 朝臣们嗡了起来,原来是大名鼎鼎的庞籍,只是没听说过庞籍有个叫庞昊的孙子啊。

     “原来是颖国公之后”赵顼看庞昊的目光闪过一丝柔和,庞籍名声极佳,他曾听父皇赵曙称赞过,只是无缘见一面。

     “胡言,颖国公只有一子一孙,子名元英,孙名恭孙,何来庞琨、庞昊。”参知政事唐介质疑道。

     庞昊正要辩驳,欧阳修上前一步说:“老夫可以证明,庞琨贤侄虽然因为弃文修武之事,被颖国公剔除族谱,可庞家子的身份是谁都无法否定的,唐相公勿要因文武之事,对庞琨贤侄有偏见。”

     唐介摇摇头说:“欧阳相公误会了,老夫是气庞琨忤逆父亲。”

 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 Ps:犯了一个错误,王安石在熙宁元年四月,就已经入朝为翰林学士,不可能继续待在江宁,另外江宁距离开封一千二百里,王安石至少有一个月的时间在路上,主角在三月前抵达江宁,才能见到王安石,本人计划让主角用十五天的时间赶到江宁(本人亲自试过,步行十二天,行程四百多公里,就算在古代道路不好,主角骑马从开封到江宁,也用不了半月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