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8章 俊眼修眉,英姿少女
    红脸汉子露出自矜的笑容。

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庞宅厨房外的青石小路上,庞昊停下脚步,眼睛盯着空地上的水缸,嘴角微微上翘。水缸边浅浅的鞋印,实在是太惹眼了。

     吱呀一声,厨房的门开了,老管家陈伯走了出来,陈伯的脸上带着困惑,刚才他经过厨房的时候,似乎看到了一个人影,回来找了一遍,却什么也没发现,难道是他老眼昏花了。

     “陈伯,找什么?”庞昊说话间,不着痕迹的朝水缸靠近。

     “找,嗯”陈伯也注意到了空地上的水缸,刚才他把厨房翻了一遍,却独独忘了水缸。

     年纪大了,灯下黑啊,陈伯低声自嘲了一句,轻步朝水缸走去。

     两人快走到水缸处的时候,哗啦一声,水缸里站起来一个男子,身上湿淋淋的,正是疯子韩延年。

     “出来”陈伯暴喝一声。

     韩延年吓得一哆嗦,老老实实的抬腿跨出水缸,弄得满地都是水,胡乱践踏之下,搞得泥土地面上********陈伯见韩延年还算识相,满意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 庞昊上前盯着韩延年看了一会儿,扭头对陈伯说:“给他换一件衣服,稍后我要带他面见开封府府尹。”

     “好”陈伯伸手抓住韩延年的肩膀,把身强体壮的韩延年硬生生的拖走了。

     庞昊嗅了嗅身上的血腥味,眉毛一皱,朝平日里住的小院走去,沿途除了不算迷人的风景,还有几个上年纪的老妇人,根据前身驳杂不全的记忆,这些老妇人是做家务的。

     刚才消失不见,估计是躲到外面了,庞昊想着即将面见开封府府尹的事,没有搭理她们。

     回到小院房间,庞昊打开床边装衣服的木箱,寻找合适的衣服,翻了一会儿,庞昊露出失望的表情,服色很单调,除了少量杂色,大都是黑色和白色。

     |怎么会这样?

     庞昊捏着光洁的下巴,满脸不解,记得刚穿越来的时候,前身明明是穿着紫色衣服,怎么箱子里的衣服这么单调!

     嘶!

     一段残片式的记忆闪过,庞昊怔了一下,露出释然之色,原来,衣服的颜色有讲究,在赵宋立国之初,执政者就对各级官员的服色做出严格的规定,如三品以上穿紫色,五品以上穿朱色,七品以上穿绿色,九品以上穿青色。至于普通百姓,就只能穿黑白二色。

     前身在父亲过世后,荫封了一个小小的从九品陪戎校尉,按例只能穿青色。只是因为赵宋立国已经百年,很多事情不像当初一样严格。朱仙镇又是一个灯下黑的地方,前身也只是偶尔僭越穿紫衣,才没被人举报。

     “看来以后只能穿黑白色和青色了”

     庞昊苦笑着取出一件青袍,穿在身上。

     老实说,上等绸缎做的衣服,如同女人皮肤一样柔滑,穿在身上非常的舒服。遗憾的是,没有一双温软的小手服侍自己穿衣服。

     好吧,庞昊承认他非常向往古代愚昧堕落的腐朽生活,只可惜这家人太怪了,连个年轻的小丫鬟都没有。

     “大郎”

     伴随着陈伯的声音,两个身影出现在门口,庞昊停止了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 “来了”庞昊转身打量起来换了一身新衣服的韩延年,这家伙除了表情依旧呆滞外,整体上还是挺不错的,国字脸,黝黑,三缕胡须,一米八五的个头,标准的北地汉子。

     “陈伯给他打扮的也不错”庞昊少不了陈伯赞许一句。

     “哪里”陈伯捻了一下胡须,露出笑容,接着似乎想起了什么,陈伯收敛笑容,从怀里取出一个已经破损的小纸包。

     “大郎”陈伯把小纸包递给了庞昊。

 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庞昊把小纸包放在左手,用右手解了起来。

     “这是我在大郎你的书房里找到的桂花糕,看印记是高阳正店的,我记得大郎你不喜欢吃高阳正店的桂花糕啊”陈伯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 “什么,在我房间里找到的桂花糕,不是我的,哦,我明白是怎么回事了。”庞昊福至心灵的握紧小纸包,眼中满是异样的光彩。

     老于世故的陈伯从庞昊细微的动作中,得出他想要的答案,露出会心的笑容。

     “好了,时间不早了,现在就出发,马车准备好了没?”庞昊把小纸包放进怀里,平静的问道。

     “准备好了,就在门外,还有六名仆役随行”陈伯说完拍了拍手。

     红脸汉子带着五个劲装汉子出现在小院的门口。

     庞昊朝陈伯颔首了一下,拉着韩延年径直朝外走去,和小院门口的六名仆役回合,庞昊简单的说了几句,就抬腿走了。到了大门外,青石台阶下,庞昊踩着跃马石,上了黑布为幕的娇小马车。在六名仆役的护送下,马车缓缓前进。

     走了约莫四个小时,马车抵达开封,天色已晚,庞昊没法面见开封府府尹,只能找一个客栈暂且住下。出于对桂花糕的猜测,庞昊把休息的地方选择了距离高阳正店不远的一家客栈。

     入夜,下起了蒙蒙细雨,躺在床上发呆的庞昊,起身走到窗前,望着寂静的长街,神情落寞。

     “明月几时有,把酒问青天。不知天上宫阙,今夕是何年?我欲乘风归去,又恐琼楼玉宇,高处不胜寒。起舞弄清影,何似在人间?

     转朱阁,低绮户,照无眠。不应有恨,何事长向别时圆?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,此事古难全。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。”

     这首苏东坡写的思念亲人之词,正是庞昊此刻内心的写照。

     啪啪啪……

     一阵清脆的掌声从斜对面的窗户处传来,庞昊扭头看去,竟是一个削肩细腰,长挑身材,英姿飒爽,俊眼修眉,顾盼神飞的妙龄女子。

     她右手持蜡烛,左手握着书本,倒有几分关云长夜读春秋的味道。

     “姑娘,有礼了”庞昊拱了拱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