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2章 整整一个港口的货物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穿越了,想不到这种事情发生在我身上,看来是回不去了,别了,我的家人。”

     脸色苍白如纸的庞昊,满脸苦涩的叹了口气,过了一会儿,庞昊扶着雕纹梨木床沿,尝试着站起来,试了几次,伴随着剧痛,庞昊勉强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 没过多久,庞昊突然眼前一黑,直直的摔倒在了地上,冰凉坚硬的地面,让庞昊吃了不小的苦头。

     咣当一声,厚重的木门被撞开,一胖一瘦两个家仆冲了进来,后面还跟着一个须发皆白,面容阴鸷的老者。

     “大郎”

     肥胖家仆一个健步冲到庞昊身前,伸出粗壮的手臂,轻松的把人高马大的庞昊抱到了床上。

     “大郎,你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肥胖家仆和清秀家仆脸上满是担忧,面容阴鸷的老者只是皱了皱眉头,并未说话。

     庞昊睁开眼睛,看到站在他面前两个既熟悉又陌生的面孔。

     “庞龙,庞虎。”

     庞昊的记忆闸门打开,两人的过往在脑海中不断闪现。两个家仆,是亲兄弟,大的叫庞龙,力气过人,因为比较肥胖,有一个“肥龙”的雅号。

     小的叫庞虎,相貌清秀,武艺一般,人非常圆滑,善于溜须拍马,因为瘦削过于常人,有一个“瘦虎”的雅号,这两人都是庞昊从小到大的玩伴。

     至于站在后面的老者,是老管家,姓陈,叫什么记忆中没有,前身一般称呼他为陈伯,实际上他的年纪做庞昊的爷爷都绰绰有余。。

     “我没事,你们出去吧”

     庞昊眉头轻皱,刚融合记忆,脑袋发涨,身上也痛的不行,他不想和人多说话。

     庞龙和庞虎同时嗯了一声,低着头垂手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陈伯没有走,他捋了一下胡须,撩起薄薄的下摆,向前走了两三步,走在床边,伸手按住庞昊的脉搏,又在庞昊的胸前摸了几下,才眯着眼睛说:“还好,没有大碍。”

     已经躺下的庞昊嗯了一声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 陈伯见状,没有多说,转身向门口走去,快跨过门槛的时候,陈伯似乎想起了很重要的事情。

     “对了,江宁府的王公差人送来一封书信。”

     陈伯说着,从袖子掏出一封薄薄的书信,走回来,把书信放在床边的小榻上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 庞昊闭上眼睛,继续消化着脑海里的记忆,过了几个小时,眼前场景突然变换,周围被浓雾笼罩,飘飘渺渺,恍若鬼域。

     “这,这……”庞昊震惊的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 良久,浓雾消散,成千上万的集装箱,出现在四周,有的横着,如同卧佛一样,有的竖立,似青松挺立,有的三五个叠在一起,像叠罗汉,有的七八九个叠在一起,像一座小山。

 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,难道我又回到了现代的津门港,这里怎么好像刮过台风一样,人都去哪了?集装箱怎么这么摆?”

     庞昊满心疑惑的迈着沉重的步子向前走了几步,绕开眼前的集装箱,被一个敞开的集装箱挡住了去路,一个行李箱大小的箱子,一半在集装箱里,一半在外面。

     庞昊朝周围看了看,向前一步,抬起手放在箱子上,轻轻的拉了一下,箱子纹丝未动,周围的场景却突然变幻了起来,只不过几秒钟,就变回了刚才那个古色古香的房间。

     “这,这?”

     庞昊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,如果不是箱子静静的躺在地上,庞昊肯定以为刚才的一切都是幻觉。

     箱子里是什么?

     休息了几个小时,身上略微好些的庞昊好奇的下了床,盯着箱子思忖了一会儿,从墙壁上取下一柄普通长剑,轻轻的割开胶带。

     没了束缚,庞昊轻松的打开了箱子,里边的东西让庞昊哭笑不得,居然是几十包海底捞火锅底料和三鲜底料,附带一套鸳鸯锅。

     这难道是要自己在古代开火锅店嘛?

     “系统,系统?”

     庞昊学着网络小说里的主角,呼唤系统,可喊了半天,也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 “看来没有系统。”

     庞昊捂着胸膛,龇牙咧嘴的蹲下来,看着满箱的火锅底料,庞昊露出干涩的苦笑。

     突然,吱呀一声,门开了,走进来一个清秀的年轻人,正是庞虎,他手里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鸡汤。

     他冷不防到来,让蹲在箱子边的庞昊大吃一惊,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。

     “咦,怎么会有一个箱子?”

     庞虎放下碗筷,走过来,跟着蹲在箱子边,出于好奇,庞虎伸手捻起一袋火锅底料,打量起来,不过很快,他的目光就被怪异的鸳鸯锅吸引住了。

     “这又是何物?锅吗?制作倒是精美。”

     庞昊伸手拍落庞虎手中的鸳鸯锅,故作平淡的说:“不要跟人提这事,记住吗?”

     庞虎如小鸡吃米一样点点头。

     “呀,差点忘了鸡汤。”庞虎猛地站起来,去端鸡汤。

     庞昊伸手按住他,径直朝桌边走去,散发着沁人心脾香味的鸡汤,让不知为何饥肠辘辘的庞昊更加饥饿,二话不说,端起碗呲溜溜的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 突然,庞昊呸了一下,把吃到嘴里的鸡肉吐了出来,同时从嘴里抠出一个小盐疙瘩。

     庞虎见状挠了挠后脑勺,不好意思的说:“小的放盐放晚了,盐疙瘩没化开。”

     “怎么是苦的?”庞昊把碗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 庞虎端起完,美美的尝了一口。

     “不苦啊!就这味。”

     庞昊看着庞虎,没有说话,突然脑海里划过一段常识性的记忆,他吃的是来自海边的粗盐。

     按说以他的身份和家底,是不用吃粗盐的,奈何有一个抠门到了极点的老管家,他想吃细盐只能到外面吃。

     知道自己犯了常识性的错误,庞昊继续装沉默。

     一向伶俐的庞虎虽然感到奇怪,也没有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 房间安静了一会儿,眼尖的庞虎瞅到了小榻上的书信。

     “咦,有一封信,写的信的人叫王介甫,王介甫是谁?”

     “什么?你说是王介甫写给我的”庞昊吃惊的问道。

     王介甫不就是大名鼎鼎的王安石的字嘛。

     庞虎点点头。

     庞昊几步走过来,接过信,刚要打开看,庞龙的声音从外面传来。

     “大郎,打伤你的那个疯子,我押回来了!”

     庞昊闻声放下了书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