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6章 庞昊可止小儿啼
    “大郎”

     老管家陈伯突然出声打断了庞昊的沉思。

     嗯!庞昊扭头看向陈伯,眼中带着疑惑,莫非陈伯知道韩延年在哪。

     “大郎,不管韩延年在哪,我敢肯定这帮人是冲着韩延年来的,未免引火烧身,我建议立刻报官,不管谋害韩延年的人是谁,闹大之后,他都跑不掉。”陈伯笃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 报官?

     庞昊眉头轻皱了一下,报官这种事,身怀大秘密的他是非常抵触的,不过貌似陈伯说的也有几分道理,闹大之后,凶手站在明处,就不用担心不知何时射过来的冷箭了。

     今天实在是太凶险了,穿越的第一天就遇到生死危机,如果不是关键时刻进入了神秘空间,躲过了必杀,他此刻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。

     “大郎,我觉得陈伯说的有道理”庞虎捂着伤口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 庞昊扫了庞虎一眼,正好看到他身上恐怖的伤口,当下自责道:“看我,只顾着说话,竟忘了你们兄弟俩身上有伤,先不管他了,咱们立刻去找郎中,你们身上的伤很严重,不能再耽搁了。”

     来自现代的庞昊,就算医学知识浅薄,也知道人失血过多是有生命危险的。

     庞虎、庞龙闻言心中一热,以前的大郎可不会这么跟他们说话。

     “走”庞昊拉着兄弟二人的手,朝陈伯点了一下头,向宅院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 陈伯望着庞昊的背影,流出赞赏的笑容。他是看着庞昊长大的,自从庞琨过世,庞昊自暴自弃,整日与恶少年、地痞无赖为伍,把本不多的家产,一点点挥霍,他看在眼里,痛在心里。

     今日突兀受伤的庞昊醒来之后,虽然和之前有点不一样,可也是向好的方向发展,他感到很欣慰。

     “额,不好,忘了一个人”

     陈伯似乎想起了什么,收敛笑容,急匆匆的朝厨房走去。

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庞府外面的街道上,几个黄口小儿言笑晏晏的追着觅食的流浪狗,在人群中穿梭,不时遭到大人呵斥。

     沿街叫卖的货郎,沙哑着嗓子向路人兜售货物。

     购买胭脂水粉的少女,轻声细语的和摊主讨价还价。

     一切都显得很正常,很和谐,很无聊。

     吱呀一声,庞府的红漆大门开了,走出来三个人。

     唰!

     至少有三十双眼睛在这一刻把目光投向了庞府门口。

     “是庞龙和庞虎,额,还有庞家大郎”

     一个卖炊饼的小贩露出慌张之色,前日,庞家大郎吃他的炊饼,因为觉得咸了,把他臭揍了一顿,一边打还一边笑,庞家大郎恶魔般的笑容,他一想起来就发毛,此刻再见庞家大郎,他挑起蒸笼,扭头就走。

     “好多血”

     购买胭脂水粉的少女差点晕倒在地,某个自以为风度翩翩的读书人伸手搀扶,却被当成登徒子,挨了一顿臭骂。

     “庞家的小霸王这是和谁卯上了,手底下最能打的庞龙都伤的这么重!”

     街角茶水摊上,额头贴着膏药的说书先生,捋着老鼠须,露出疑惑的表情。

     “着啊,庞家的恶犬也有今天!当浮一大白”

     一个曾经被庞家大郎当众羞辱的徐郎半老书生,高兴的手舞足蹈。

     街坊们这种欢迎方式,庞昊心中一阵无奈,前身干的糟心事实在是太多了。

     庞虎却不干了,握着拳头,怒道:“十息之内,全都滚蛋,否则,哼哼……”

     “什么,让我们滚蛋,你以为你是谁啊?”

     “就是,街道是官家的,又不是你们庞家的,你凭什么这么跋扈”

     “恶狗,来咬我!”

     胸口长满黑毛的郑屠夫,样子非常嚣张。

     “落毛的凤凰不如鸡,庞家早就败落了,吓唬谁啊”

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“你们”

     庞虎没想到一向软弱的街坊硬气起来了,一时没了话语。

     街坊们和路上,见状骂得更加欢了。

     “恶犬,活该被人打成这样”

     “不知是哪位好汉,替我们出了这口恶气,苍天有眼啊”

     “够了!”一声虽然不大,但穿透力颇强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 喧哗的街坊们顿时鸦雀无声,因为声音的来源是庞昊,刚才他们骂的欢,是因为对象是庞虎,换成了庞昊,来自骨子里的害怕,让他们不敢再冒犯了。

     “哇”某个黄口小儿哇哇大哭了起来,如同洪水开闸一样。

     “呜呜……”又一个黄口小儿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 接下来,哭声就像会传染一样,十几个孩子齐哭。

     孩子的父母们连忙呵斥孩子,却适得其反,孩子们的哭声更大了。

     庞昊松开庞龙庞虎,向前走了几步,站在路中央,带着和煦的笑容,对孩子们说:“孩子们,别哭了,我请你们吃……”

     庞昊话还没说完,孩子们全都不哭了,庞昊把后半句话生生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 “大郎,我错了”离庞郎最近,同时也是骂庞虎最凶的郑屠夫,战战兢兢的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 额,庞昊表情古怪的伸手摸了摸郑屠夫的脑袋,表示自己原谅他了。

     郑屠夫会错了意,吓得整个人像没有骨头一样软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 庞昊不知该说什么,凶名太盛了,连杀猪不眨眼的郑屠夫都吓成这样。

     “都,该干嘛干嘛吧”庞昊意兴阑珊的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 众人如蒙大赦,各自散去。

     庞昊回头朝庞龙庞虎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 不多时,三人来到朱仙镇最好的药铺,济仁堂药铺,药铺老板,有赛扁鹊之称的何东,正在给一位老人家看病。

     见有人来,没看真切,就随口说:“等一下,老朽先给这位老先生看完”

     “东家”药铺伙计脸色发白的推了推何东。

     “什么事”被打断的何东,颇为不悦,当他顺着伙计指着的方向看到庞昊时,脸色变的很不好看。

     “原来是庞家大郎,是谁这么大胆,敢把庞龙和庞虎砍成这样”何东语气中带着揶揄,医人无数的他并不畏惧庞昊。

     “医者父母心,何神医这么说话,有失神医的身份啊”庞昊坐下来,不咸不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 何东语塞,愣了半响,才说了一句“先等着”

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Ps:第1章,时间设定上出了一点错误,日落时分,改成日头西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