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9章惊天破,剑指皇宫
    “姑娘喜欢读书?”庞昊找了一个可以聊得话题,反正闲着也是闲着,和美女聊聊天,说不定可以冲散离愁别绪。

     妙龄少女闻言合上书本,晃了晃,封面上的文字隐约可见。

     什么?视力还算不错的庞昊,借着烛光,发现对方看的居然是宋庭官方编纂的《武经总要》,顿时心中升起一种荒诞的感觉,一个妙龄少女怎么会喜欢看兵书,还是在客栈里。

     妙龄少女或许觉得自己看的书,对正常人来说太过匪夷所思了,便把话题引到了刚才庞昊背诵的《水调歌头·明月几时有》上。

     “公子适才做的词,柔肠百转,是在思念某位绝代芳华的佳人吗?”

     庞昊摇摇头,“庞某心未有所属,作词是因为思念父母”

     妙龄少女哦了一声,沉吟片刻,抬起好看的额头,浅笑道:“以公子的才学想必可以在科考中拔取头筹,不知公子是否有意两年后的科考?”

     科考?庞昊心中苦涩,以自己的水平,偶尔剽窃几首诗词唬唬人还行,真到了考场上,就露馅了,况且自己可以通过恩荫为官,根本不需要走科举的道路。

     不过这种话,在心里想想就可以了,说出来就没必要了。

     “我这个人散漫惯了,无意科考。”庞昊给自己找了一个勉强说得过去的理由。

     “公子傲视科举,真乃高士”妙龄少女赞许道。

     庞昊微微一笑,笑得有些僵硬。

     沉默了片刻,妙龄少女看看天色,微笑道:“公子,时间不早了,小女子要休息了”

     庞昊闻言告了一声罪,看着妙龄少女关上窗户。

     在窗前愣了一会儿,庞昊豁然抬起头,刚才那个妙龄少女身前的书桌上有一件紫衫。没这么巧吧,或许是自己想多了,庞昊甩了甩脑袋,回到床上继续睡觉。

     翌日,初晴。

     庞昊在曹婆婆肉饼店吃完肉饼,带着准备好的拜帖,乘着马车前往开封府治所。一路上,行人攘攘,好不热闹,疯子韩延年有几次想下去,都被庞昊死死的按住了。

     路过都亭驿(大辽使馆)的时候,庞昊看到了几个髡发的辽国人在街边购买日用品,下意识的看了疯子韩延年一眼,这厮毫无反应。

     “看来你是真的疯了,见到本国人一点反应都没有”庞昊轻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 马车继续向前,于辰时抵达开封府,庞昊让红脸汉子把拜帖送入,在府外耐心等候。

     庞昊一点都不怕对方不见自己,因为拜帖上清清楚楚的写着,前太子太保、颖国公庞籍之孙,以庞籍昔日的地位和在文坛的声望,就不信对方不给面子。

     少时,有一差役出来告知,府尹上朝未归,推官韩公有请庞公子。

     开封府府尹需要上朝,庞昊没有感到奇怪,想想后世的京城市委书记就知道了,一国都城的一把手,堪比封疆大吏。

     跟随差役进去,走过一段主干道,向右走了十几步,庞昊出现在一间不是很起眼的房间外,来来往往的属员很多,他们看到一个只不过十七八岁的年轻人出现在这里,好奇不已。

     “可是庞公子到了”一个洪亮的声音从房间里传出。

     差役连忙应答。

     一个穿着绿色官袍,中等身材的中年人大步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 庞昊拱手道:“见过韩公”

     “庞公子莫要多礼”中年人连忙扶住庞昊,热情的拉着庞昊的手朝房间里走去。

     进了房间,庞昊侧头一看,案牍遍布,属员们忙碌不已。

     见自己来的不是时候,庞昊长话短说,简明扼要的把辽国正使韩延年变成疯子,辽国使团可能有问题的猜测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 “什么,你可知辽国正使已经入宫了”中年人眼中充满恐惧,如果这位年轻人所言不虚的话,那位假冒的辽国正使入宫的目的昭然若揭。

     “这是凭证”庞昊从怀里取出韩延年的镔铁令牌。

     中年人摸索着制作精良的镔铁令牌,后脊梁骨好似有阴风骤袭。

     “韩延年,人就在外面”庞昊补充道。

     “来人,快把人带进来”中年人快疯了。

     少时,韩延年被带进来,中年人扫了一身贵气的韩延年一眼,握紧拳头,咬牙切齿的说:“来人,准备两匹马,本官要立刻进宫。”

     差役连忙跑出去,牵马。

     中年人舒了一口气,朝庞昊下拜道:“今日若非公子来报,大厦将倾,请受韩忠彦一拜。”

     韩忠彦?

     庞昊回顾自己的记忆和前身的记忆,对这个韩忠彦一点印象也没有。不过没关系,以前不认识,现在认识不就行了。

     “韩公,切莫如此,小子受不起”庞昊连忙去搀扶韩忠彦。

     立起身来,韩忠彦还要再说些什么,差役已经把两匹马牵来了。韩忠彦立马拉着庞昊向外走去,各自上了马,韩忠彦猛甩了马鞭,朝宫门奔去。

     庞昊跟在后面,紧张得抓着马缰,好在有前身的底子在,才没从马上掉下来。

     两人在长街上纵马奔驰良久,终于抵达朱雀门外。

     守门的禁军拉弓上弦,警告二人不要再靠近。

     韩忠彦扬起马鞭子,破口大骂道:“蠢材,辽国正使是假的,他很可能要行刺陛下,再不让本官进去禀报,祸事酿成,你们就是罪首。”

     “什么,有人要行刺陛下”轮值的大胡子禁军将领,一脸惊骇的从士卒后面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 “正是,莫要再耽搁了”韩忠彦脸色很不好看。

     “咦,我认得你,你是魏国公长子韩忠彦”大胡子禁军将领一下子认出了韩忠彦。

     考虑以对方的身份,说谎的可能性不大,大胡子禁军将领立刻让人进去禀报。

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此时,集英殿里,新任大宋官家赵顼,正在款待辽国正使“韩延年”。

     “听闻韩卿是晋王之后”赵顼含笑问道。

     晋王,姓韩名德让,是萧太后时代的权臣,权倾朝野,传闻萧太后私下对韩德让说,吾常许嫁子,愿谐旧好,则幼主当国,亦汝子也。

     赵顼对这个传奇人物一直很敬仰,今天见到他的后人,更是好奇。

     “回陛下,正是祖上”韩延年神色恭敬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 年不过双十的赵顼,见韩延年恭顺有礼,心中十分高兴,忍不住站起来向玉阶下走去。两人一点一点的靠近,坐在左首案几后面的“韩延年”呼吸粗重了起来。

     坐在右侧第三位的紫服官员突然站起来阻止道:“陛下不可”

     正准备暴起伤人的“韩延年”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 走到一半的赵顼,见是参知政事唐介开口阻止,尴尬的笑道:“韩卿是晋王之后,又是辽国正使,当礼待之。”

     唐介是有名的谏臣,见到不合乎礼制的事,不管是谁,他一定会纠正。

     “陛下,身为天子,礼待外臣,臣无话可说,然陛下身为九五之尊,当知千金之子,坐不垂堂。”

     “韩延年”闻言心脏猛烈的跳动了起来,难道被发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