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4章 吃火锅的时候被人杀上了门
    庞昊盯着陈伯手里的陈旧书信看了半响,无奈的点了点头,没办法,这个时代孝悌为先,亡父有遗命,身为儿子是不能拒绝的。

     陈伯见状紧皱的眉毛舒展开来,大郎肯上进,他也算没辜负已故老主人的嘱托。

     “这里风大,大郎且回去休息,莫要伤了风寒。”陈伯关切道。

     庞昊还想在水池边站会儿,正要开口拒绝。

     陈伯回头朝站在不远处的庞龙、庞虎厉声道:“两个泼才,还不扶大郎回去,大郎要是再出事,我打断你们的腿。”

     陈伯疾言厉色的样子,不像是说笑,一向畏惧他的庞龙、庞虎连忙跑过来,架起庞昊就走,回到屋里,精壮汉子们已经走了,只有韩延年缩在桌子底下,一边扯紫衫,一边碎碎念。

     庞昊没有管他,径直坐在桌边,庞龙、庞虎侍立在一旁。半响,庞昊摸了一下肚子,之前鸡汤没吃下去,现在有点小饿。

     “有没有炉子?”

     庞昊打算用海底捞火锅底料、三鲜底料和鸳鸯锅,做鸳鸯火锅。

     “有,小的去拿”

     庞虎转身就走,一眨眼就不见了踪影。还没吩咐完的庞昊,只得让庞龙也去厨房,准备一些青菜和肉食,作为火锅的食材。

     庞龙挠了挠头,不解的走了。

     庞昊趁着二人拿东西这会儿功夫,从箱子里找出一袋海底捞火锅底料和一袋三鲜底料。

     两袋底料精美的包装,让庞昊一阵晃神。

     “不知今夕何夕?”庞昊鬼使神差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桌子底下的韩延年,突兀的应声道:“今夕宋国新君继位”

     唬的庞昊噌一下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 “今夕宋国新君继位”韩延年傻乎乎的重复了一句。

     庞昊抱着手臂,盯了韩延年半响,才把目光移开。

     少时,庞虎左手拎着炉子,右手拎着清水桶,快步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 “大郎,炉子和清水来了”庞虎乐滋滋的把炉子和水桶放在地上。

     庞昊见状拿起鸳鸯锅放在炉子上,加上清水,分别在隔开的两个锅里放上底料。

     庞虎看的疑惑不解,却不敢多问。

     不多时,庞龙来了,比起庞虎正常完成任务,他做得很糟糕,他带来的蔬菜只有黄豆芽和蒜黄,肉类没切,一块两斤重的猪肉,一块三斤重的羊肉,看起来不是很新鲜。

     “你”庞昊只说了一个你,没有说下去,因为这好像怪不了庞龙,毕竟是他没说清楚。

     “呀,我知道了”庞虎突然拍了一下大腿,说:“大郎弄得这个和拨霞供很像”

     拨霞供!什么东西,庞昊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 “大郎忘了去岁在高阳正店吃的拨霞供了……”庞虎绘声绘色的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 庞昊脑海里浮现了一段记忆,去岁岁末在开封著名食肆高阳正店,偶得几只长耳野兔的店主,请店里的客人吃涮兔肉。

     记得当时他的做法是将兔肉片薄,用酒、酱、椒腌过后,以风炉坐上水,等水沸腾后,一人一双筷子,夹肉入汤,摆熟,以各自爱好蘸不同的汁。

     当时有一位在场的读书人作诗:“浪涌晴江雪,风翻照晚霞”。江雪、浪涌在锅里,晚霞则是肉片,店主由此起了一个诗意的名字“拨霞供”。

     “我想起来了,记得味道还不错”庞昊笑着说道,“今天,我们再做一次拨霞供”

     说话间,鸳鸯锅里开始冒白气,火锅底料一点点融化,空气中的底料味,渐渐浓了起来。

     庞龙和庞虎贪婪的嗅了一下鼻子,这么好闻的气味,他们还是第一次闻到。桌子底下的韩延年,似乎对底料的气味比较敏感,连打了几个喷嚏。

     庞昊扫了一眼猪肉和羊肉,眉头轻皱了一下,眼尖的庞虎,端起承载肉食的托盘快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等到庞虎把切成片的猪肉和羊肉带回来的时候,庞昊已经在鸳鸯火锅边开吃了。

     “来,你们也过来吃,吃火锅一个人吃没意思”额头流汗的庞昊招呼二人。

     寻常的读书人家,仆人是不敢和主人同桌吃饭的,奈何庞昊的前身是个不折不够的浪荡子,不拘礼数惯了,只要陈伯不在,他就和庞龙庞虎同桌吃饭,是以庞龙庞虎对同桌吃饭没有抵触。

     “谢大郎”庞龙庞虎各自找了一把椅子坐下,不过只坐了半个屁股。

     “尝一下”庞昊示意庞龙尝一口。

     庞龙拿起筷子,从有辣椒的火锅里夹了几根娇嫩黄豆芽,放在嘴里,咀嚼了几下,脸登时涨得通红。

     “辣辣辣……好辣……”庞龙辣的抓起桌子上的茶水狂饮。

     正准备吃的庞虎吓得不敢吃了。

     “吃啊”庞昊示意庞虎动筷子。

     已经见到兄长惨状的庞虎哪还敢吃,当下胡扯说自己肚子痛。

     庞昊摇摇头,自顾自的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 过了一会儿,韩延年从桌子底下钻了出来,看到鸳鸯火锅里的菜,伸手就抓。

     庞昊拍掉他的手,替他夹了一小碗。

     “给你的,吃吧”

     韩延年接过碗,用手抓着吃了起来,吃了几口,这个脑子不是很灵光的家伙,发现不对劲了。

     “啊,辣,辣……”韩延年辣的蹦了起来。

     庞昊表情怪怪的,古代人怎么都这么怕辣。比起大学的时候吃的变态辣,这个火锅只是小意思。

     庞昊哪里知道古代人对辣椒的承受能力不是一般的差。

     “大郎,咳咳咳”庞龙用无比哀怨的眼神看了庞昊一眼,放下筷子,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 庞虎见状也站了起来。庞昊指着三鲜底料一侧,表示那个不辣。已经被辣的喉咙不舒服的庞龙,说什么也不信了。

     庞虎想试试,刚拿起筷子,外面传来了打斗声,还有连续不断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庞昊警惕的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 “我出去看看”庞龙面容一肃,一个健步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 庞虎站在庞昊面前,必要时充当肉盾,过了十数息,庞龙破窗而入,二话不说,拉着庞昊从后窗跳了出去,跑了一阵,进入一片稀疏的树林。

     庞昊喘了一口气,侧头问道:“是谁杀上门来了?我的仇家吗?”

     庞龙摇摇头,表示不清楚。

     庞昊眉头紧皱,到底是谁,看刚才那架势,不是一般的寻仇。

     “大郎,兄长,快跑”肩膀上好像中了一刀的庞虎朝这个方向跑了过来,在他身后还有疯子韩延年。

     “虎子”庞龙看弟弟受了伤,眼珠子都红了。

     “别停下,快跑,他们追上来了,他们人多,还带着家伙”庞虎捂着流血的肩膀喊道。

     庞昊闻声极目远眺,正好看到十多个持刀蒙面汉子朝着方向追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