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18章 清璐现身
    “哦,那就看看”嘉王无所谓的挥挥手,手下们各自上马,庞昊被请上一白色的匹马。

     由于街上人很多,又没什么急事,嘉王让众人慢行,一行人走了十一二里,人越来越多,用摩肩接踵来形容都不为过,众人不得不下马步行。

     走了一阵,嘉王见马匹太多,过度拖慢行程,吩咐手下把马匹带回去,如此一来,他带来的手下一下子少了三分之二。

     到了拐角处,两支送丧的队伍把路挡住了,行人不得不停下来。

     嘉王等得不耐烦,让手下过去说项,那知送丧的人凶悍无比,一言不合,就同嘉王的手下打了起来,嘉王大怒。

     “刁民,安敢放肆”

     随着一声暴喝,嘉王冲了上去,自幼习武的他,确实有两把刷子,几下子就把五六个人打的满地抓牙,同时也激怒了更多的人,二十几个送丧的人,把嘉王团团围住,嘉王那些手下被隔绝成一片一片的。

     庞昊见场面过于混乱,直接退到墙角,嘉王被别人揍,他高兴还来不及,自然不会帮忙,好巧不巧的是,嘉王一不小心看到了站在墙角看热闹的庞昊,顿时气得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 “庞昊,贼配军,你给我,啊”嘉王还没说完,就被人撂倒了,几个送丧的人迅速把他装进棺材里,用锁链把棺材锁住。

     庞昊心道坏了,这帮人根本就不是送丧的人,正要喊人,左侧多了一个明晃晃的物体,一把锋利无比的宝剑,被一个英气飒然的女子持着,斜指着他。

     “是你,李清璐,真巧啊”庞昊见是那晚的女子,心道这下完了,被人算计了。

     李清璐满脸的寒意,“一点都不巧,我特地在这劫你的,我们的事,要好好的算一算”

     庞昊瞄了一眼宝剑,抬起手指着另一个棺材说:“那是为我准备的吧”

     “然也”李清璐点点头。

     庞昊干笑了一下,说:“能不能不进棺材”

     “你说呢”李清璐的宝剑往下压了压。

     庞昊脖子上顿时出现了一个口子,鲜血溢了出来。

     “不想死,就配合点”李清璐押着庞昊向棺材走去。

     到了棺材旁,李清璐的手下迅速打开棺材,庞昊被推了进去,接着是一阵锁链锁棺材的声音。

     发现异常的嘉王手下,一边打斗,一边呼喊嘉王殿下,可惜没有任何回应。

     送丧的人,一分为二,一小部分人和嘉王的手下缠斗,大部分带着棺材,往城门口而去。

     如此庞大的送丧队伍,自然引起了正在全城搜捕的禁军的注意。

     “停下来,接受检查”一个腆着肚子的禁军将军带着一千几百人,挡住了送丧队伍。

     李清璐走到送丧队伍前侧,直言说:“是我派人刺杀大宋皇帝,现在皇帝的弟弟嘉王,在我手里,你最好把道路让开。”

     腆着肚子的禁军将军大吃一惊,他没想到随便问问,就碰上了刺杀官家的贼人,只是没想到嘉王落到了对方手里,这如何了得。

     “呔,贱人,还不放了嘉王殿下,自首早的话,我大宋官家仁厚,说不定还能放了你一条小命,如若不然,叫你五马分尸,听清楚了没有,贱人”

     李清璐秀眉一挑,让手下把棺材里晕乎乎的嘉王拽出来,拔出宝剑放在嘉王的脖子上,冷声道:“你说谁是贱人?”

     腆着肚子的禁军将军呆了半响,苦笑道:“我是贱人”

     长街两侧的人,全都哈哈大笑,平日里官威十足的禁军将军,此刻比瓦舍勾栏边上的说书先生还搞笑。

     禁军将军怒道:“谁敢笑,莫要以为本将手里的宝剑不锋利”

     长街上顿时安静了下来,他们生怕真惹怒了禁军将军。

     李清璐一脸不屑,这个宋朝将军也就能欺负欺负宋朝的平头百姓,到了战场上,肯定是一个弃军逃跑的怂货。

     “呔,贱,啊,不是,是尊驾,尊驾如何才肯放了嘉王殿下”禁军将军一副文雅的样子,像个读书人。

     “护送我们过黄河”李清璐提出了条件,这是她的底线。

     “过黄河不行”禁军将军,头摇的跟个拨浪鼓似的,别说是黄河,就是开封城都不可以,刺杀官家可是灭族的大罪,他岂敢擅专。

     李清璐冷笑一声,把宝剑压了压,嘉王的脖子上流出了鲜血。

     一向锦衣玉食的嘉王那被这么对待过,顿时疼的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 “啊,疼死本王了,狗东西,还不太让路,你想让本王死啊”

     禁军将军害怕对方鱼死网破,害了嘉王,连忙让手下禁军让开道路,同时派人飞报宫中。

     送丧队伍大摇大摆的从禁军中穿插过去,出了城门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 禁军将军带着兵马不远不近的吊在后面,没过多久,二十几支搜城的禁军陆续赶到,兵马达到三万多。快到黄河边上的时候,大宋官家赵顼来了,同时带来了四万禁军,兵马总数超过了七万人,一时间人山人海。

     在渡口,准备登船的李清璐,笑道:“大宋皇帝这是要打仗吗?”

     骑在马上的赵顼,用一种赞赏的口吻说:“面对数万大军,面不改色,小娘子真是女中豪杰”

     “数万只虫而已”李清璐不屑一顾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 “大胆”

     “放肆”

     “欺人太甚”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几十名禁军将领大怒,大有冲上来把李清璐剁碎的意思。

     李清璐哼了一声,把被束缚住的嘉王推在身前,有恃无恐的望着禁军将领。

     赵顼呵斥住快暴走的禁军将军,压着怒气,对李清璐说:“小娘子如何才肯放了朕的弟弟”

     “过了黄河,自然会放”李清璐一脸平静的说道。

     “好,朕答应你”赵顼一点都不相信眼前这个女子,能逃出大宋。

     李清璐微微一笑,让人把棺材里的庞昊放出来。

     “一起带上船”

     被放出来的庞昊,和嘉王一起被押上了船,这两位难兄难弟被十几把刀抵着脖子,连跳水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 船桨摆动,几只船向黄河对岸划去,惊起了在水面上漂浮的野鸭,水浪迭起,野鸭低飞,水面上波光粼粼。

     “你不怕吗?”嘉王见庞昊一脸平静,好奇的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