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16章 镜子风云
    “章惇,别跑”

     “章惇,你给奴家站住”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几个浓妆艳抹的女子边追边喊。

     庞昊顿时明白过来,这个小官僚应该是欠了小姐们的服务费,被小姐们当街追债,这个时代的小姐们可都是合法娱乐场所的工作人员,欠她们的服务费,就是闹到官府,章惇也得照付。

     “庞贤弟,救命啊”章惇看到庞昊,大声疾呼起来。

     庞昊没理他,那知这货自来熟的跑过来,开口就要借钱。

     “借钱?”庞昊心道我们很熟嘛,不过是上午刚见过一面,下午就跑来借钱。

     “这个,我一定尽快还你,帮帮忙”章惇满脸的局促,他实在是没办法了,没有人肯借钱给他,别看他日后混的水起,现在的他可不是一般的惨,因为动辄丢失敕诰於廷,遭到御史弹劾,被罚俸不说,还丢了馆阁的兼职,搞得收入大减。

     “好吧,借给你,多少钱?”庞昊无奈的说道。

     章惇回头看了一眼快追上来的小姐们说:“三十四贯”

     “什么,这么多”庞昊突然不想借了,这个老小子也太能玩了吧,三十四贯换成后世的购买力,起码两万人民币以上。

     “你一定要救命啊,闹得满城风雨,被执掌风纪的御史知道了,我这个官不用做了”章惇可怜巴巴的说道。

     庞昊心中一万个***飞奔而过,害怕闹得满城风雨,为什么不克制一下,一个男人连裤裆里的东西都管不住,还能干什么。

     “得罪了,这个东西借我用一下”章惇突然一把夺过庞昊手里的镜子,朝小姐们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 小姐们正要开骂,看到章惇手里的镜子,全都惊呆了。

     “这是镜子吗?”

     “世上竟有此物?”

     章惇得意的说道:“此神物价值连城,等我把它卖了,别说还你们那三十四贯钱,再加一倍,都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 小姐们听完,并没有露出欢喜之色,久在欢场的她们可不是那种好蒙的小姑娘。

     “章惇,姐妹们要的是现钱,不是空口无凭的许诺,你当姐妹们没看见啊,你这个镜子分明是从哪位小郎君手里抢来的。”

     章惇被戳穿,并不慌张,这种场面他见得太多了。

     “诸位大姐,章某人对天发誓,天黑之前,一定把钱送到暖香阁。”

     小姐们见章惇一时间确实拿不出钱,只好暂时放过章惇。

     “好,看在昔日的情分上,再信你一次”

     “哼,今日见不到钱,明日到开封府评理去”

     “年前还是风流不拘的章郎君,过完年怎么就变成了赖姐妹们皮肉钱的穷光蛋了呢”

     小姐们或是愤愤或是惋惜的走了。

     章惇握紧镜子,嘀咕了几句,小跑回来,弯腰恭敬的把镜子递还给庞昊,一脸神秘的说:“贤弟,做哥哥的要送你一场大富贵。”

     庞昊心道又是哥哥,又是大富贵,怎么这么像公孙胜劝晁盖劫生辰纲啊。

     章惇捋着胡子,自信的说:“哥哥我这几年,在开封,珍奇玩物,无所不见,独独没见过这么明澈的镜子,听哥哥一句劝,兄弟直接把这面镜子拿去献给官家,官家一高兴,兄弟你还能少的了富贵。”

     庞昊闻言觉得章惇这个主意不错,把镜子当成奇珍送给赵顼,说不定还能升官。只是那个疑似港口的神秘空间里,镜子说不定堆积如山,以后镜子大量拿出来,赵顼会不会认为自己被侮辱了。

     章惇不知道庞昊在想这些,一个劲的劝说。

     庞昊被说动了,正要答应。

     一个十二三岁的锦衣少年带着一群劲装随从,从长街尽头策马奔驰而来,街道上的行人纷纷避让。

     章惇脸色一变,急道:“你刚才把镜子给谁看过?”

     庞昊指了指不远处的质库。

     章惇捶胸顿挫道:“哎哟,我的好贤弟,你这不是羊入虎口嘛,那个质库是当今官家的四弟嘉王赵頵名下的产业,你把这种奇物卖给他还好,不卖给他,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。”

     庞昊闻言,一阵头大,定是刚才那个老掌柜的派人去报的信,只是这个嘉王来的也太快了吧。

     “还不溜”章惇拉住庞昊就往一旁的酒楼里跑了进去。

     突然闯进酒楼大堂,还撞倒了一个小二,把小二端着的酒菜弄了一地。

     “哎哟,我的老娘,你们被狼撵了嘛”小二刚说完。

     锦衣少年策马冲了出来,听到小二的话,用马鞭子狠狠的抽了小二一下,喝骂道:“你这贼厮,说谁是狼”

     小二见对方趾高气昂,凶神恶煞,连忙跪下求饶。

     锦衣少年没理他,高声大喝道:“刚才哪两个溜走的鼠辈,赶快把宝物交出来,要不然让你们好看。”

     已经被章惇拉到二楼,准备跳窗户的庞昊闻言退了回来。

     章惇捂着额头焦急的说道:“我的好贤弟,别惹那小霸王,他有太后宠信,就算是相公们都拿他没办法,你这么出去,肯定会被他得人痛打一顿。”

     庞昊闻言心道好汉不吃眼前亏,这个仇暂时记下了。

     “我们走”

     “走”

     庞昊和章惇同时跳窗。落地的时候,庞昊发现章惇比他站的还稳,心道对方果然是跳窗逃跑的老手。

     “章兄,我们去哪?”这是庞昊现在最关心的问题。

     “哥哥我字子厚,贤弟不弃,喊一声子厚兄就可以了”章惇自我感觉良好的说道。

     “子厚兄”庞昊无奈的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 章惇微微一笑道:“哥哥我在秘书省供职,我们现在就回秘书省,嘉王再胡闹,也不敢闹到秘书省里。”

     庞昊觉得章惇这个主意还不错,点点头表示同意。

     “走”章惇拉着庞昊消失在小巷子里。

     不多时,锦衣少年来到,看到地上的脚印,恶狠狠的说道:“给我追,一定要追上他们,皇嫂的寿辰快到了,我一定要把神镜拿到手。”

     “是”一大半的随从率先纵马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 锦衣少年带着人跟在后面,速度不是很快,毕竟是在巷子里追人,天生富贵的他是很小心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