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19章电锯惊魂
    “怕也是死,不怕也是死”庞昊很光棍的说道。

     嘉王闻言唏嘘起来,他今年才十二岁,还没活够。

     “你不怕死?”李清璐清冷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 庞昊点点头,目光炯炯的看着李清璐,随时准备躲进神秘空间里,至于嘉王的死活,跟他没关系,刚才大宋赵官家来的时候,只顾着自己的亲弟弟,连看他都没看一眼,嘉王的死活,他也没必要顾及。

     “那我就成全你,死在举世闻名的黄河里,你也算死得其所了”李清璐举起宝剑,作势要刺。

     “慢”庞昊举起了手。

     李清璐纵声笑了起来,笑得很放肆。

     “还说不怕死,你们宋人果然都是嘴上功夫了得的胆小鬼,呵呵”

     周围的人也都哈哈大笑了起来,似乎是在嘲笑庞昊的言不由衷,明明怕得要死,还在这里充好汉。

     庞昊轻摇着头,笑道:“非也,我只是好奇你准备怎么逃回夏国兴庆府,要知道开封距离兴庆有千里之遥,期间不知有多少关卡”

     “我自然是……”李清璐话说到一半,嘴一抿,伸手抓住庞昊的领口,恶狠狠的说:“你怎么知道来自兴庆府”

     庞昊扫了一眼胸前的青葱玉指,不紧不慢的说:“你一口一个你们宋人,又姓李,又不可能是辽人,那你只能是夏国的贵族,让我猜猜,你不会是公主什么的吧?要是公主的话,能有一个公主陪我死,我死的挺值得”

     “公主何等身份,怎么会冒险来行刺宋国皇帝,我只不过是个普通人”李清璐矢口否认。

     庞昊哦了一声,脸上玩味的表情似乎在说,你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信。

     李清璐眉毛一挑,轻哼了一声,她是公主与否,没必要和一个快死的宋人解释。

     “如果你没问题了,可以死了”李清璐再次举起了宝剑。

     庞昊很平静,似乎对死亡看得很轻。

     “你就一点都不害怕”李清璐心中升起了一股莫名的挫败感。

     “人生自古谁无死,留取丹心照汗青”庞昊正襟危坐,一副准备慷慨就义的样子。

     “人生自古谁无死,留取丹心照汗青。”李清璐低声默念了一遍诗,看向庞昊的表情有些不一样,一向喜欢汉学的她,自然是知道庞昊这句诗做的有多好。

     “好诗,是我大宋好男儿”嘉王忍不住赞许。

     李清璐脸色一变,一脚踢在嘉王的脑门上,把嘉王踢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 “动手吧”庞昊平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 李清璐抬起头,露出冷酷的笑容,想死还不容易嘛,哗,剑光一闪,李清璐整个人呆住了,原本坐在船上的庞昊,一瞬间无影无踪了。

     怎么可能,李清璐的世界观凌乱了。

     李清璐的手下们露出恐慌之色,受教育程度不是很高的他们,选择相信庞昊是半神半魔的存在。

     “人哪去了,一个大活人,怎么可能凭空消失,把他找出来”李清璐歇斯底里的说道。

     手下们纷纷朝黄河里看去,不过除了浑浊的河水,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 突然,船身震动了一下,似乎被什么东西碰到了,船上的人站立不稳,差点跌倒。

     李清璐想到什么,连忙命人下水查看。

     半柱香过去,水面被染红了一片,毫无疑问下水的人遭遇了不测,李清璐的手下们露出恐慌之色,在他们的认知里,庞昊就是邪魔。

     李清璐却松了一口气,“有迹可循就不可怕”

     正当李清璐准备下水查看的时候,伴随着嗡嗡声,船的中央探出来一个金属刀片,黄河水汩汩的涌了上来。

     李清璐挥剑砍向金属刀片,砰地一声,宝剑断为两半,李清璐愕然看着手里的断剑,这把剑可是她花重金从西域买的,没想到被那怪模怪样的东西轻易的弄断了。

     手下们凑过来,建议道:“主人,我们不能坐以待毙,我们同时下水,就算他有妖术,也不可能把我们全都杀了”

     李清璐回过神来,点点头。

     随着十几声哗啦声,几艘船上的人,全都下了水,然后拼命的朝黄河岸边游去,十数人中以李清璐游得最快,在河水中快速前进的她,像个美人鱼。

     这时船身动了一下,拎着电锯的庞昊出现在水面上。

     “跑的还真快”庞昊望着远处,笑了笑,转身把电锯扔在船上,用力一按,上了船。

     船上的情况不是很乐观,不停地渗水,嘉王依旧昏迷着。庞昊见状,把嘉王扔到了另一条船上,自己跟着跳了过去。

     拿起船桨,庞昊试着朝黄河南岸划,那知船一个劲的打圈,场面有些滑稽,花了几分钟的时间,搞清楚了怎么划船,庞昊再次拿起桨,朝南岸划,快到南岸的时候,嘉王悠悠醒来。

     迷迷糊糊的他看到贼人不见了,喜出望外。

     “庞昊,你把贼人全都打走了吗?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 “秘密”庞昊神秘一笑,没有解释。

     这次嘉王没有再嚣张,毕竟庞昊救了他一命。

     “多谢你救了我一命,等会见到皇兄,我一定要皇兄封赏你”嘉王拍着庞昊的肩膀说道。

     庞昊只是笑笑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 距离南岸还有几十米的时候,岸边传来欢呼声。

     嘉王站起来,兴奋的挥了挥手,他误以为禁军将士们是欢呼他的归来。

     到了岸边,庞昊和嘉王跳下船,趟着水向陆地上走去。

     赵顼不顾水脏,大步迎了上去,兄弟团聚,赵顼抱住嘉王的同时,看庞昊的眼神充满了欣赏。

     “庞昊,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离得太远,赵顼只看到李清璐等人跳水。

     “回陛下,臣略懂些拳脚”庞昊找了一个烂借口。

     赵顼没有怀疑,那种情况下,除了打赢对方,迫使对方逃走,没有其他的可能了。

     “这次幸亏有你,不然朕的王弟就……”赵顼眼中闪过感激之色。

     “这是臣应该做的,对了,臣刚才得知,行刺官家的那伙人是西北夏逆”庞昊平静的说道。

     “朕早就猜到是西北夏逆”赵顼英俊的脸上满是怒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