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15章 一面镜子
    迷雾来得快,走得也快,迷雾完全消失的时候,庞昊带着一箱子的镜子,重新回到了那个古色古香的房间,虽然不如他在朱仙镇的房间豪华,却胜在简约雅致。让人看起来很舒服,有种一看到就心情明亮起来的感觉。

     抚摸着一箱子的镜子,庞昊踌躇满志,现在抱了欧阳修这个巨粗无比的大腿,只要不自己作死,在开封城里,没人敢弄自己,想要用后世的东西赚一点小钱,安全上的问题应该是不大的。

     先拿镜子出去试试水,庞昊这样想着,从箱子里取出来两面镜子,都是超市里随处可见的普通样式,放在前世,掉在地上,都没人捡,放在十一世纪的开封,却是神器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 “对了,不能光卖,还有其他用处。”

     庞昊想到一件事,又从箱子里拿出两面镜子,一共四面镜子,放在怀里鼓鼓的,很是不雅,朝周围打量了一下,左侧书房桌案上,一叠白纸映入眼帘。

     庞昊快步走了过去,拿了几张纸,把四面镜子分成两份包起来,一份放回怀来,一份拿在手里。拿在手里的自然是要送人的,住在人家家里,空着手,总是不太好的。

     东西准备好了,箱子放在哪,是庞昊离开这个小院之前,需要考虑的问题,床下,不行,太矮了,塞不进去,桌子底下也不行,太明显了。

     放在哪好呢,庞昊左看看右看看,半响,心头一亮,还是放在书房里的桌子底下吧,一般情况下,放在书房里的东西都是比较重要的,就算按时来到扫房间的婢女看到了,觉得奇怪,肯定也不敢随意的翻动。

     把箱子拖了过去,放下帘幕,庞昊拍拍手,拿着镜子走了出去。走在欧阳府内的小石子路上,呼吸着清新的空气,庞昊左顾右盼,欧阳修的府邸建的其实挺不错的。

     估计要花不少钱,当然,在宋朝为官的欧阳修,首先不缺的就是钱,前世网上有人统计过,老包工作那会儿,年收入上千万,堪比限薪令之前的国企老总。

     欧阳修官做得不比老包小,文坛名声又那么高,收入肯定不低,有奢华的资本。欧阳修是不是一开始就奢华呢,当然不是。

     据庞昊所知,除了洛阳花下客那会儿,欧阳修早期生活上还是挺朴素的,毕竟是文坛大家,士林表率,要起到带头作用,庆历新政的时候,应该是欧阳修最注重名声的时候,不然也会因为互相推崇,被人攻讦是朋党,之后连续遭贬,被抹黑,欧阳修才奢靡起来。

     后来,英宗,也就是宋神宗赵顼的父亲继位,欧阳修和韩琦共同执政,在英宗的支持下,欧阳修达到了人臣的巅峰,焕发了人生的第二春,可惜英宗的身体不怎么好,在给父亲争完身份后,就英年早逝了。

     焕发第二春的欧阳修来不及发挥余热,就被残酷的现实扇到一边,新君登基,欧阳修几度以老迈多病为由辞职,可惜新君不允许,欧阳修只能在参知政事的位置上继续干。

     大部分时间,欧阳修都以生病为由,在家休养,辽国使者来朝,欧阳修不得不托病上朝,下了朝,和庞昊说完话,就服药睡下了,庞昊抵达欧阳修所在小院外的时候,遭到了小厮和婢女的阻止。

     “相公服药睡下了,请大郎明日再来”

     庞昊点点头,询问婢女欧阳钰的住处,迈开步子走了过去。不多时,庞昊来到欧阳钰的小院外,不同于欧阳修的小院,欧阳钰的小院有山有水,虽然是假山假水,在这年代,也了不得。

     在一处靠近假山的凉亭里,欧阳钰坐在石凳上出神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 “大娘”庞昊一声呼唤,把欧阳钰从出神中拉了回来。

     “额,是昊然啊”欧阳钰抬起头,直接喊了庞昊的字,在这个年代,特别是已经成人的人,有了字,长辈的就不会再直呼名字了。

     庞昊楞了一下,才想起自己多了一个字,说实话,突兀的多了一个字,还真不习惯。

     “大娘,这是侄儿送给你和外祖的镜子,用于梳洗打扮”庞昊说着把手里的纸包放下。

     欧阳钰好奇的伸手把纸包摊开,可以清晰照出人脸的镜子,把她惊呆了。

     “这,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清晰的镜子”

     “这是侄儿在朱仙镇的时候,研制出来的,除了侄儿,大娘是第一个见到镜子的人。”庞昊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 欧阳钰白了这个只有十七岁的侄儿一眼,说:“算你有心”

     庞昊后退一步,拱手道:“侄儿还有事,这就退下了”

     欧阳钰点点头,俏脸上满是笑容。

     庞昊离开小院后,径直离开了欧阳府,走在十一世纪的开封城街道上,望着来来往往,穿着古装的行人,庞昊踌躇满志。

     不远处有一间规模较大的质库,也就是后来的当铺。在这种富人聚集的地方开质库,庞昊料想对方一定财力雄厚,决定先看看镜子的价格。

     跨过门槛,走进店里,高高的柜台后面,已经一把年纪的掌柜,探出头笑着问道:“客人,要当什么?鄙店童叟无欺”

     庞昊把怀里的镜子掏出来,放在柜台上,心道信你才有鬼。

     “什么,这是镜子?”见多识广的掌柜被震的不轻。

     镜子太清晰了,他脸上不是很明显的雀斑,被照得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 “你准备出多少钱?”庞昊抱着手似笑非笑的说道。

     掌柜的目光移开镜子,捏着老鼠须,故作姿态的沉吟了良久,才开口道:“尊驾的宝物,确是绝世奇珍,然此物毕竟只是女儿家的东西,且只有两份,鄙店的出价不会太高。”

     庞昊听完冷笑一声,扭头就走,他本来就是进来问问价格的,对方来一套,根本就没有问的必要。

     “哎,贵客,贵客别走,老朽还没说完呢”老掌柜的慌得大声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 庞昊没有理睬他,大步往前走去,快到拐角的地方,一个身影突然窜了出来。

     “咦,是他”庞昊认出对方是上午在相国寺外面遇到的小官僚章惇。

     章惇现在的模样狼狈至极,除了脸上有伤痕,身上的衣服也被扯的一段一段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