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1章 连穿越都是惊天动地的
    春夏之交的某个周末,阴了数日的津门市,迎来了难得的好天气。劳累一周的市民们决定趁这个天气晴朗的周末,带家人好好的放松一番,风景优美的东疆港区海滨浴场,成为市民们的首选之地。

     清凉的海风,迷人的比基尼,让人既呼吸舒畅,又大饱眼福,在这不负好时光的时刻,却有不合时宜的一幕。

     在一片干净的沙滩上,穿着大花裤衩的庞昊,毫无形象的歪坐在沙滩椅上打着瞌睡,无视沙滩上的好春光。

     “叮铃铃……”

     手机铃声突然响起,庞昊被惊醒。

     “喂,是晓东啊,什么事?”庞昊拿起手机,懒洋洋的问道。

     “————”

     “什么!可我在休息,在哪?在海滨浴场啊,额,行行,你别说了,我现在就回去。”

     庞昊一脸无奈的穿上衣服,在细软的沙子上走了十几米,跳上一辆半旧的沙滩车,朝东疆港区管委会开去。

     行到半路,庞昊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天空。

     “那是什么?台风?旋风?”

     天空中一个灰色的旋涡状气团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放大。

     “糟糕!冲我来的!”

     庞昊话音刚落下,连人带车一起被灰色漩涡吞噬掉了。

     “啊”

     “啊”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附近的年轻女孩尖叫着摔倒在沙滩上,白嫩的脚丫子和小腿抬得老高。

     灰色漩涡没有理睬她们,在吞掉庞昊后,一分为二,一路横扫津门港,一路快速朝市区飞去。

     是日,津门港数以千万的集装箱在空中悬浮三分钟之久,同一时间,津门市图书馆里边的藏书也悬浮了三分钟。

     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,政府想瞒也瞒不住,当天下午,神秘力量袭击津门的新闻,通过互联网传遍全球。

     次日,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声称,此次事件除了一名公职人员失踪外,津门港并没有任何损失,另外在调查中发现,东疆港区瑞海国际物流公司对危险品处理严重不合标准,政府决定给予瑞海国际物流公司五千万元的罚款。

     媒体对政府处罚瑞海国际物流公司并不关心,这样的事太多了,他们把关注的焦点放在了失踪的庞昊身上。

     庞昊可能被外星人带走了的论调,被他们抛了出来,引发了网上全民大讨论。

     很多喜欢看小说的网民,脑洞大开,提出了各种设想。

     在全民消费庞昊的时刻,北方某个县城小区里,一对两鬓微白的老年人,送走前来慰问的领导,对视一眼,眼泪止不住的流淌下来。

 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时光跨越千年,宋朝都城开封下属的朱仙镇上,四个一身灰色劲装汉子,抬着一个额头有少许鲜血的紫衣年轻人,在街道上横冲直撞,行人纷纷避让。

     快到一个深宅大院门口的时候,一个颇为肥胖的家仆,从门子里蹿了出来。

     “大郎受伤了!”

     肥胖家仆冲上去,按住紫衣年轻人的脉搏,过了一会儿,肥胖家仆抬起头,胖乎乎的脸上满是凶狠。

     “是那个不要命的把大郎打伤的。”

     四人慑于肥胖家仆的威势,不敢应答,半响,一个长相秀气、家仆打扮的人从后面追了上来。

     “兄长,是一个外乡疯子,武艺了得,不过已经被兄弟们捉了,关在灵官庙里,等大郎醒了,就把那厮提来,慢慢折磨。”

     肥胖家仆半眯着眼睛,扫了秀气家仆一眼,撩起下摆,抬腿就是一脚,把秀气家仆踹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 “泼才,你们这么多人,怎么会让大郎受伤。”

     秀气家仆爬起来,满脸委屈,瓦舍勾栏里的相扑大校,本来快结束了,谁知道莫名其妙的跑出来一个蓬头垢面的疯子,不但打伤了两个闻名京畿的相扑手,还把上去阻止的大郎打伤了。

     以大郎的身手,都不是人家的对手,他又有什么办法,要不是疯子突然晕倒,他们别说捉人家了,连人家的毛都碰不到。

     肥胖家仆哼了一声,背起紫衣年轻人,向院落里走去。秀气家仆和四个汉子远远的跟在后面,以免遭到肥胖家仆的暴打。

     日头西斜,余烟袅袅的房间里,庞昊悠悠醒来。

     “这是哪里?额,头好痛,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 捂着脑门的庞昊,发现脑海里多了一个陌生人驳杂不堪的记忆:庞昊,十七岁,单州成武县人,前太子太保、颖国公庞籍之幼孙,前秦凤路副总管庞琨之子。

     庞籍,就是戏文里和包拯斗了一辈子的庞太师,实际上庞籍是个柱国名臣,不仅与韩琦、范仲淹等人交好,还提携了司马光、狄青等人,成了世人眼中的奸臣,属于被戏文无端黑,当然也有一种说法,说庞太师的原型主要是张尧佐,庞籍只是躺着中枪。

     本来庞昊附在他孙子身上,可以说是走了大运,妥妥的大宋顶级官三代,按照荫官制度,庞昊只要年满二十岁,不用参加科举,也可以担任实职官员,不过,很不幸的是,现在是熙宁元年,也就是公元1068年,庞籍已经过世五年了,庞昊的父亲庞琨,也在同年早些时候战死于秦凤路。

     也就是说靠山没了,庞昊实际上是一个空筒子顶级官三代。

     出身单州成武县庞家的庞昊,怎么会住在朱仙镇,这还要从十五年前庞昊的父亲庞琨弃文习武开始说起。

     有宋以来,统治者为了维护统治,奉行重文轻武的国策,导致武官的地位非常低下,儿子弃文从武,可把庞籍气得不轻,一怒之下,就把庞琨剔除了族谱。

     庞琨也是不肯服软之人,一声不吭的带着夫人和儿子离开了成武县,在朱仙镇安了家,随后在参加对夏国的战争中,庞琨屡建奇功,受封秦凤路副总管。

     这本是好的结局,可不幸的是,在拱化元年,也就是五年前,夏主李谅祚攻打秦凤路,庞琨领兵出战,中伏身亡。

     庞昊的母亲吕氏得知丈夫没于战场,没过多久郁郁而终。

     已经告老还乡的庞籍得知小儿子死在了秦凤路,一口气没上来,撒手人寰。

     庞籍的长子庞元英因为父亲的死,迁怒弟弟庞琨,就没派人寻找庞昊,导致庞昊在朱仙镇无人管束,渐渐的成了地方恶少年。

     今日正午,在瓦舍勾栏里举行的相扑大校上,因为一个疯子的闯入,真庞昊意外被打死,来自现代的庞昊取代了他。